. 微信咨询:请添加handouwenan为好友或者扫描上方微信二维码 —— QQ 咨询 :点击咨询3025518115

战“疫”日记--8

作者/来源:网友提供   发表时间:2021-02-27 17:59:12

  

            ——记新冠病毒防控的那些日子

张晓强

时间:2020年1月30日(农历庚子年正月初六),天气晴转多云,风力二级。

黄点不清干部的好日子到头了。

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总有些干部看不清大势,整天狼日狗晃怂,不走心、不负责、不担当、不作为,在群众中造成极坏影响。上级的严厉追责,也就在所难免了。

我不是吹牛,我虽然表现不是最优秀的,思想境界也不是最高尚的,有时也有牢骚和怨言,但我是十分敬业和负责的。就拿这次疫情防控来说,我没有临阵脱逃,也没有耍花架子,而是一直在一线摸爬滚打,用心落实,没有任何失误。每天的工作,我也可以一五一十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在这种状态下,上级对我能追责吗?当然不能。

今天早上,镇上召开紧急会议,安排延长春节放假期间疫情防控的有关事宜,传达区纪委对疫情防控不力人员的处理通报。有关人员处理,我前两天就影影忽忽听说了,包括我们村上的支部书记吉大明的事情,今天算是正式得到了证实。会前,镇党委书记尚德高已找我专门谈了吉大明的任免事宜。这次通报共有五起:

一、C镇鸡窝沟村党支部书记吉大明串门拜年,在村民家中赌博问题。1月26日晚,吉大明走亲戚途中,顺路在本村移民安置点周某家中打麻将、赌博、聚餐,造成不良社会影响。而周某又是湖北打工返乡人员,吉大明作为片区包抓责任人,竟然不核实、不报告,村名举报后,周某前天被强制隔离,进行医疗观察。吉大明的行为构成违纪违法,被区纪委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同时,因属于与疫情有关的密切接触者,已责成居家隔离。

二、D镇牛圈村主任牛红壁组织人员娱乐问题。1月27日晚21时,牛红壁组织5人唱花鼓子、玩彩船等娱乐活动,引发周围居住群众聚集观看,并将聚集娱乐视频通过朋友圈、抖音向外发布,造成了不良社会影响。公安派出所迅速行动,决定对5名违反疫情期间不得聚集的违法行为人,分别给予行政拘留五日和警告的处罚。

三、E镇狗头店村党支部书记苟俊才对湖北返乡人员摸排登记不认真问题。据查实。1月26日刘某某从武汉返乡,苟俊才未入户摸排,不掌握实情,造成武汉返乡人员信息漏报。1月27日,镇政府督导检查组到村入户摸排发现以上问题,才予以补报、隔离。苟俊才工作不负责,漏报重点人员信息,违反工作纪律。被区纪委给予党内警告处分。

四、F镇马面坡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马大炮失职失责问题。1月25日至2月28日,马大炮未按规定要求设置和管理疫情防控卡点,未对本村湖北返乡人员孟某及其家庭成员履行监测责任,对孟某某家庭成员串门等问题不知情。马大炮的行为违反工作纪律,被区纪委给予党内警告处分。

五、J镇猪大场村第一书记朱常前在疫情防控工作中不担当、不作为问题。1月27日,该村召开会议安排疫情防控工作,作为第一书记的朱常前,在关键时刻不担当、不作为,公然拒绝该村安排的工作,一直未到村现场参与疫情防控工作,影响防控措施的落实,造成不良影响。被区纪委给予朱常前留党察看一年处分。

通报指出:疫情大考,重在基层,难在基层。全区广大党员干部必须引以为戒,做到牢记初心使命,履职尽责担当。坚持科学防治、精准施策,提高疫情防控的科学性和有效性,切实纠治疫情防控中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进一步把防控工作抓实抓细抓落地,坚决打赢疫情防控这场人民战、总体战、阻击战。

会议结束时,镇党委直接宣布我为“寺庙的方丈--主持”村党支部工作,之所以没有直接任命我村党支部书记,是因为要在这次疫情防控面前接受考验,我懂得,自己扭扯一番,便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接受了。

这里,我要专门说说我们村上这位大名鼎鼎的老油条支部书记吉大明,这次出事,早在我的预料之中。前几年村上的市政建设和房地产开发,他指使女婿花钱雇佣老百姓阻工,多次敲诈工程建设单位,又让女婿垄断砂石料市场,强买强卖,从中转了不少昧心钱。去年强力扫黑,把他女婿扫进去了,他便躲过一劫。这次的疫情防控,我从他家的小洋房过路,发现他家里的猫、狗都戴着N95口罩,而他包抓的贫困户却没有口罩,还是我掏出20个口罩给了那两户。

这两天,镇上联防联控指挥部频繁通过电话直接指示我:要我全面扛起全村疫情防控的责任。我已嗅出村上政局的变化。儿子肖亭也提示我道:吉大明可能要出事,要我注意点。我知道儿子那个“注意点”的含义,就是一方面注意支部书记一旦日踏了,我怎么上位的问题,另一方面注意把疫情防控工作抓实,关键时刻不能掉链子。我精明着呢,儿子的操心,显得有些多余。

我知道,在这个村上,吉大明已经当了近20年的支部书记,认为自己有能力、有经验、有人缘、有派头。也许他干部当的时间长了,飞扬跋扈也就理所应当了,逐渐把别人不在眼睛夹了,迟早对我脸来脸去的。但他是个老不正经,已经是个花甲之人,还到处沾花惹草,村头那个小寡妇刘冉冉,半老徐娘,倒显风流,就和他有一腿,一些外出打工男人家里的留守妇女,跟他也有不清不白的关系。过去有人说村上有一半以上的娃子长得都像他,虽然有些夸张,但也反映出他当年的做派。我是一个有素养的人,才不传播他这类的鸟事呢。

我也清楚,在党的一元化领导体制下,我这个村上的二把手是翻不起大浪的,该忍的地方,还得忍着。于是,我十分注意尊重他的权力,注意和班子成员搞好团结,注意在上级关注的工作上出力出彩,让自己的人品和能力通过别人口里散发出来。近年来,上级的很多荣誉都给了我,我也觉得自己的德性和能力是杠杠的。因此,吉大明始终无法将我打压下去,这也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其实,我很淡定,毕竟比他小十来岁,这就是我的优势,只要我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接他的班是迟早的事儿,更何况,现任村干部中那几个现洋芋:村文书马彦磨磨唧唧的,没原则;监事会主任,婆婆妈妈的,没魄力;五个组长,也是扶不起的猪大肠,哪个能和我相比,我自信呀!

但愿吉大明的这次出事,上级让我当“主持”,外界千万别误解,绝对不是我在背后戳他的腰眼,毕竟我的人品坚决不允许我卑鄙。

本文章来源于网友提供,仅供学习之用,如需撰写,请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或添加handouwenan 或点击下排红色文字

川公网安备 511112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