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咨询:请添加handouwenan为好友或者扫描上方微信二维码 —— QQ 咨询 :点击咨询3025518115

1973年,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实录

作者/来源:网友提供   发表时间:2021-02-28 22:04:26

  

作者曾思玉(1911~2012年),江西信丰人。1927年2月参加革命,1930年8月参加红军。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1973年12月21日下午6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各总部、各兵种和各大军区司令员、政治委员到毛主席书房受到主席接见。

在各位司令员、政治委员没有到位之前,周恩来、叶剑英、李德生、朱德、邓小平、徐向前、聂荣臻、李先念、韦国清、陈锡联、许世友、华国锋、纪登奎、吴德、汪东兴、苏振华、赛福鼎,文则孜、倪志福、田维新及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等已在座。

当外地来的司令员、政治委员们进入主席书房时,先前赶到的政治局委员对我们说:“中央决定,把你们这些司令员们互相对调一下,好不好啊?”我们听到这个决定,先是一愣,然后几乎异口同声地说:“拥护中央的决定。”

―会儿,主席来到了书房。大家起立问主席好,主席说:“大家请坐,我昨晚上没有睡好觉,想看看同志们。”只见主席一边说一边拿起开会人员的名单。

主席说:“陈锡联,你在沈阳也10多年了,你同李德生对调。”当讲到李德生时,主席说:“你到沈阳当司令,家就放在北京,就像阿庆嫂唱的‘司令常来又常往嘛。”大家大笑。

主席接着说:“杨得志你在济南17年了吧?曾思玉你在武汉也7年了吧,你们两人对调;
许世友同志你在南京时间最长了,19年了,你同丁盛同志对调;
韩先楚同志在福州也是17年了,你同兰州皮定均同志对调;
秦基伟在成都才1年,王必成去昆明才2年,这两大军区就不动了。”

主席接着说:“8大军区司令员对调一下好,人在一个地方待长了,油了,不容易接受新鲜事物,对调一下,有好处,到处都是干革命。在调动工作上要做好工作,打招呼,调动要欢迎,不要冷冷清清,冷冷清清不好。要同军长、军政委,师长、师政委见面,包括司政后机关,一二百人见见面,不认识不好。如东北陈锡联,可以带李德生到沈阳军区熟悉熟悉,李德生也可以带陈锡联到北京军区熟悉熟悉。”

主席停了一下,看到大家都在认真地听,接着说道:“我们请回一个参谋长邓小平同志,他办事比较果断。不是我请的,是政治局请的。我们对邓小平同志的过去要三七开,功占七分,过占三分。我送他两句话:‘柔中寓钢,绵里藏针。他外表看起来和气,里面却是钢铁公司。”大家都被主席的幽默风趣逗得直笑。

邓小平同志当着大家的面说:“我这个人有许多缺点,但对党是忠心耿耿的。”

主席说:“互相对调,是河南人发明的,东调西调,调远一点,这个军分区调到那个军分区,都欢迎。杨得志带一个旅到了延安,我才认识他的,那时候有逃兵,我说不要抓,人家不愿在这里,要逃让他逃,请他吃一顿肉回去算了,捆绑不能做夫妻,捆绑不能做朋友,捆绑不能革命。”

主席说:“对贴大字报的问题,世界上就有这样一些人,爱造谣惑众,搬弄是非。国民党的报纸、广播天天骂,也没有把我们骂倒,我们还是共产党,我们还是先进的。贴两张大字报不要紧,过去,他们说,‘出了朱、毛,杀人放火样样干,嘿呀嘿!无非是想误导人民,消灭我们,事情是两面的,有的人不听话,不听调动,养着也是常事。有一个能办事的人就好了,你们要交好班,有困难,人生地不熟,有些人批你们,有些人保,大多数人舍不得你们走。”

主席说:“我不是给你(指韩先楚同志)讲过嘛,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些,心要宽,胆要大。心宽一些,胆大一些,无非是做官,革命嘛,一个不降,一个不撤,一个不批。你们自己想想,总有缺点,一个指头与九个指头的缺点。这个会差不多了吧?明天就‘聋子放炮竹(意思是散会)吧。”

主席说:“许世友同志,你看过《红楼梦》没有?”

许世友回答:“看了1遍。主席说要看5遍才有发言权。”

主席说:“把甄士隐、贾雨村引出来,这两个人,一名甄士隐,一名贾雨村,假语村言。真的不能作假,是政治斗争,吊膀子是掩盖。要读第五回(第五回是《贾宝玉神游太虚境,警幻仙曲演红楼梦》),你要读5遍。”

许世友说:“坚决看5遍。”

主席说:“《水浒传》不反皇帝,单反贪官,最后还是招安了。”主席叫总理坐在身边,“总理你75岁了?”

总理答:“76岁了。”

主席说:“还是年轻力壮,文官务武,武官务文,文武官员都要读点文学,你(指许世友)也应该读一点。汉朝有个周勃,没有读什么书;
刘邦,也没有读什么书。如果中国出了修主主义,要注意咧。”

许世友说:“把它消灭掉!”

主席说:“你去读读杜甫的文章。”

许世友说:“坚决照办,坚决去学。”

主席说:“到一个地方,很多困难咧,党政军民学,都不熟悉。东西南北中,你不熟悉怎么办啊?”

许世友说:“不怕,依靠党和群众。”

主席说:“慢慢就会顺当。中国古代小说写得好,这是最好的一部,创造了好多文学语言。你(指许世友〉能读得出来吗?你这个人也搞点文嘛!文武结合!你这个人只讲武,爱打仗,还要搞点文才行。汉朝有个《陆贾传》,你可以看看嘛!”

毛主席又说:“你看《红楼梦》看得懂吗?要坚持看,你们还有什么话,讲一讲嘛!”

叶帅说:“明天还要开一下会。”

主席说:“明天开个大会就算了。”

总理说:“起草了一个命令,很简短。”

主席说:“你们带一个头,还有总部、军区、军、省军区、军分区、武装部,问题还很多,人也很多,不要紧,事情总是两面的,有廉洁必有贪污,有贪污必有廉洁,只有廉洁,没有贪污不正常!(主席用两只手比划)这只手廉洁,那只手贪污,对立的统一(主席把两只手合在一起)。怕什么?我睡不着觉,把各位同志请来。”

主席说:“80来岁的钓渭滨(指姜子牙),我是80岁把你们调来中南海,你们不吭声啊?我是‘一言堂了,你们不吭声,我不讲了。”

陈锡联说:“我们想多听听主席的指示,到新地方好工作。”

主席说:“曾思玉和杨得志对调,丁盛和许世友对调,韩先楚和皮定均对调,这几位在一个地方待得太久了。李德生、曾思玉、丁盛不那么久。你们带一个头,就会牵动全国,对今后军分区、人武部的调动,带个好风气。你们把我调一下吧!我实在不愿意当主席。”(大家哈哈大笑)

主席说:“《三国志》上有3个人,刘、张、赵,都是小商小贩出身。刘备,是卖草鞋的;
张飞是卖猪肉的;
赵子龙,是卖年糕的。我老了,应该去‘卖年糕(即,老迈年髙),到福州去卖,好不好啊?南京、武汉不去,太热了。”(大家再一次被主席风趣的比喻引发大笑)

主席说:“对同志要少吹,多批。有些同志专批评人家,不批评自己。一批评自己,就好像挖了他家三代祖坟,说人家是‘革反分子、‘五一六分子。我们这个党不要杀人,包括反革命不要杀(除杀人、放火、放毒的现行反革命要杀),要保存活证据,犯点错误,改正就好。”

主席说:“要准备打仗,我能吃能睡,我还可以打几仗。要打就打,谁打我都欢迎,几个氢弹,能把北京消灭得了?北京有各国大使馆,要打氢弹,他们也消灭了。我看导弹、氢弹可能不会打北京,美国打日本,就选择广岛、长崎,不打东京,大阪。”

主席说:“小张(张玉凤)领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唱了第一段后,主席说:“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林彪搞什么大小舰队,就不能得胜利,据说,在江西一个省选了300多妃子,这是共产党干的事吗?”

主席说:“过去战争年代,干部经常调来调去,我们党政军民有这样的传统,八届十中全会决定,要交流干部嘛,有计划、有步骤地交流各级党政的主要干部。共产党员要能上能下、能官能民、能东能西,一切行动听指挥。调动一下有好处,也是加强集体领导,反对山头主义,保证党的绝对领导的重要一环。军队要统一,要整顿,要加强。各大军区司令员不再兼省委书记,集中精力搞好军队工作,议政议军,抓好部队建设,准备打仗。”

主席说:“你们在座的,有几位懂得英文?(插话:毛远新、姚文元)沙发是外国名词。沈阳,外国人不叫,叫孟克得。山东赵庄,看来几百年前是个镇子,你们不讲,那我就闭口了!你们一点勇气都没有?开点玩笑吧!”

总理说:“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歌第一条,李志民同志领唱。”(唱毕)

总理说:“差不多了吧,散会吧。”

主席说:“才谈了半个多钟头嘛!”

总理说:“已经一个多钟头了。”

主席面对朱德同志问:“你是红司令,还是黑司令?我说你是红司令,就是红司令。现在还有人骂你吗?”

朱德说:“没有。”

主席又问:“我们两个几十年了?”

朱德说:“我跟主席40年了。”

主席说:“你跟我,我跟你,40年了。”

主席说:“邓小平同志,从现在起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又是军委委员。我喜欢他,有些人有点怕他。此人还是个好人,姓邓,名小平。”

主席说:“还是唱歌吧!唐文生、王海容、小张同志领唱,我指挥,《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第一条,这一条要紧。还有八项注意,第一条是说话要和气;
第五条是不是不要打人骂人,军阀作风坚决克服掉?是不是这样?我记错了没有?”

大家齐答:“都对!”

主席说:“散会!”

1974年1月2目,《人民日报》以《紧密地团结在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周围,继续贯彻十大精神,夺取更大的胜利——全国各地隆重举行军民联欢会》为题,将8大军区司令员对调的消息公布于众。

(摘自大连出版社《我的前一百年》 作者:曾思玉)

本文章来源于网友提供,仅供学习之用,如需撰写,请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或添加handouwenan 或点击下排红色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