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咨询:请添加handouwenan为好友或者扫描上方微信二维码 —— QQ 咨询 :点击咨询3025518115

太空探索:中印的逆袭与美国的优势

作者/来源:网友提供   发表时间:2021-02-28 22:04:26

  

雷墨

在无人探测尤其是深空探索方面,美国已经把所有竞争对手远远抛在了身后。但在载人航天领域,美国这些年的停滞不前与中国的快速跟进,已在美国引发了太空霸主地位是否旁落的担忧。

谁主沉浮

太空探索是耗资巨大的事业。在衡量一国在这个领域的国际坐标方面,政府投入是一项关键甚至是决定性的指标。根据欧洲空间研究所2015年发布的报告,2014年全球政府太空项目支出总额为791.7亿美元。其中,美国以429.6亿美元高居榜首。处于第二梯队的欧洲、俄罗斯、中国与日本,在政府支出方面差距相对较小。

欧洲太空探索的主基调是“太空自主”。2015年,欧洲空间研究所发布了《欧洲的太空自主》报告,从历史和现实的角度详细分析了“太空自主”的战略意义。目前欧洲太空探索的旗舰项目是火星探索与伽利略计划。俄罗斯制定了宏大的太空计划,比如2029年建立月球基地,但在经费上承诺的比兑现的多,进展并不被看好。日本在技术上的优势毋庸置疑,但它的短板在于“太不自主”。

印度是个特例。尽管在经费上属于第三梯队,但印度在“花小钱办大事”上是全球知名的。欧洲坠毁的“斯基亚帕雷利”号火星登陆器耗资10亿美元。印度2013年发射并成功进入火星轨道的“曼加里安”号探测器,耗资仅7300万美元。而且,这是全球第四个、亚洲第一个成功进入火星轨道的探测器。不仅如此,与中国、日本一样,印度有着完备的载人航天、月球探索和火星探测计划。从这个意义上说,印度在太空探索上带有明显的第二梯队的特征。

中国太空项目起步时,美国已经完成了载人登月。目前中国的太空项目经费,仅相当于美国的1/10。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中国与美国平起平坐的判断都不符合事实。但国际社会之所以有这样的观感,关键在于近年来中国在太空探索上步伐稳健、进展迅速。以载人航天为例,有学者把2003年中国首次载人航天,视为第二个“太空时代”到来的标志。事实上,中国也是自那时起唯一一个在载人航天上有所建树的国家。

载人航天之所以重要,不仅在于它是综合科技实力的体现,在受关注度以及政治意义上,也是无人探测没法比的。所有人都知道美国是第一个实现载人登月的国家,但人们并不太关注苏联是第一个把无人探测器送上月球的国家。除了国际空间站项目,美国这些年在载人航天上没有任何新的动作。2011年航天飞机退役后,美国不得不以每位航天员7000万美元的价格,向俄罗斯购买“联盟”号飞船的座位,才得以往返国际空间站与地球之间。

格局在变

以经费为例,梳理欧洲空间研究所2011年至2015年的年度研究报告可以发现,2010年至2014年,全球政府太空项目支出总体上呈明显的上升趋势。2010年美国政府太空项目支出占全球67.6%,2014年下降为54.3%。

在太空项目支出上,美国政府投入下降的同时,处于第二梯队的欧洲、俄罗斯、中国和日本太空项目经费却保持稳步增长。

10月11日,奥巴马总统在CNN网站上刊登题为《美国将大步迈向火星》的文章,重申美国在本世纪30年代载人登陆火星的目标。曾负责研究NASA载人航天的美国国家科学研究委员会专家约翰·萨默尔近日对媒体表示,根据他们的研究,载人登陆火星将耗资5000亿美元,而承担这一项目的NASA,年度总预算不到200亿美元。奥巴马政府2010年公布载人登陆火星计划后,NASA的年度预算几乎没有增加。在财政减赤机制启动后,下届政府增加预算的空间也不大。

美国遥望火星的这些年,太空探索的国际环境却没有一成不变。在国际战略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詹姆斯·刘易斯看来,太空探索的国际环境,与美国主导建立国际空间站时期相比,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他认为,最重大的变化是中国太空能力的提升与太空项目的进展,另一个变化就是美国这些年没有载人航天的能力,让西方国家只能依靠俄罗斯进出国际空间站。客观地说,詹姆斯·刘易斯所说的这两个变化,并不能证明美国在太空探索实力上的弱势,但毫无疑问会侵蚀美国在这一领域的领导力。

今年6月15日,联合国外空司与中国载人航天办公室签署协议,使联合国成员尤其是发展中国家,能够在中国的空间站上开展空间科学试验。但作为联合国成员国的美国,其宇航员却不能进入中国的空间站,因为2011年国会的一项法案禁止中美进行任何太空合作。但美国的国内法案却不能束缚其“太空盟友”的手脚。

美国加州大学2015年公布了一份题为《中国梦,太空梦》的报告,认为中国正通过太空项目,将自己打造成军事、经济和技术强国,并以牺牲美国领导力为代价,这会对美国利益产生重大影响。国际空间站是美国在太空领域体现全球领导力的主要平台,2024年退役后,这个“领导平台”将不复存在。那时,美国将面临“如何领导”的尴尬。鉴于中国对空间站使用权的开放态度,2020年前后建成的中国空间站,将成为事实上的国际空间站。从这一点来看,美国领导力被牺牲,原因不在于中国有多高明,而是更开明。

未来数年,亚洲将是太空探索竞争最为激烈的地区。中国的“嫦娥五号”、日本的“月亮女神X 号”、印度的“月船二号”,都会在2017年发射升空奔赴月球。从全球范围看,亚洲已经成为探月工程的竞技场。不仅如此,地缘政治因素还给这些竞争增添了新的变量。美国的亚太再平衡,在太空探索领域已有所体现。近年来,美国加大了与日本、印度、韩国的太空合作力度,陆续与这三个国家建立了太空政策对话机制。2014年9月,NASA与印度空间研究组织签署协议,设立工作组探讨在火星探测上的协调与合作。

(摘自《南风窗》2016年第23期)

本文章来源于网友提供,仅供学习之用,如需撰写,请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或添加handouwenan 或点击下排红色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