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咨询:请添加handouwenan为好友或者扫描上方微信二维码 —— QQ 咨询 :点击咨询3025518115

牛栏关猫,贪官怎能不与国法躲猫猫

作者/来源:网友提供   发表时间:2021-02-28 22:04:26

  

郭翠日

一盒陈茶暗藏八张存折,存折的主人是一名高官。当两个收破烂的农民以三毛钱的价格,收得这盒茶叶后,“破烂王”敲诈的连环戏就开始次第上演。4月中旬,这出连环戏告一段落:郑州市委原副书记、纪委书记王治业被开除党籍,收缴其违纪所得三百八十七万两千元。(2009年5月6日《中国周刊》)

贪官是怎么“死”的?小偷入门行窃发现巨额存款、小蜜举报、收破烂的意外发现……这类现象“至今已觉不新鲜”。不过,此事还是发人深思,因为它再次对某些反腐败的“神经麻痹症”来了个全程暴露。

教育神经麻痹。王治业身为纪委书记,大会小会要别人廉洁。“愈老愈知生有涯,此时一念不容差。”这曾是王治业最喜欢吟诵的两句诗。“凡是不该吃的都要‘吐出来,凡是不该拿的都要退出来!”这是他对治下官员发出的警告。然而,承担着教育其他官员职责的他,却根本“教育”不了自己,党风廉政教育徒有其名。

监督神经麻痹。长期以来,王治业聚敛了大量非法财物,钱多得数百万元随手一丢连自己都忘了。他还包养情妇,修建了奢华别墅。他家“逢年过节,更是车来车往,人流如梭。”这种种现象长期未被发现,权力监督机制存在明显的“灯下黑”。

举报神经麻痹。如果体制本身的监督机制存在问题,那么,发挥群众的监督作用似可起到一些弥补作用。然而,王治业等当地市委高官深居简出,百姓要发现其猫儿腻并不容易。好不容易被几个收破烂的意外发现了,但这几个人眼红贪官的巨额不义之财,而不是去举报。一方面,即使举报有功,也只能获得赃款的10%,且最高限额为二十万元;
另一方面,对保护举报人的制度仍然规定得十分原则,缺乏具体可行的操作规程,举报手握实权的贪官,所冒风险仍然十分之大。对某些贪财者而言,获得举报奖励不如直接向贪官敲诈勒索划算。

侦办神经麻痹。尽管举报系统反应不灵敏,但毕竟还是有人早就举报了,那就是因为向王治业索取“补偿”未果的情妇,已经“将十七封举报信寄往中央和河南省的纪检部门及检察机关”。然而,在中央领导批示之前,王依然是安如泰山,甚至可以动用警察逮捕了几名“破烂王”。这说明,地方上的反腐侦办体系本身缺乏灵敏高效的反应机制和行动能力。正因为如此,才导致许多贪官长期“潜伏”,总能成为漏网之鱼。

惩处神经麻痹。费尽周折,贪官显形。然而,据新闻报道,王治业获得的惩处不过是“开除党籍,撤销正市级待遇,依法收缴其违纪所得三百八十七万两千元。”这是哪门子的处理呢?党纪不能高于国法,党内处分也不能替代司法追究,党籍不能沦为贪官的护身符。事实上,王治业丢失数百万元巨额存折而毫无觉察,按照常理推断,说明其聚敛的财富实在已经多得惊人,足以应该引起有关部门警惕,继续深入查办下去。退一步讲,就拿已经暴露的事实来说,王治业建豪宅、养情妇、非法敛财,其涉嫌违法犯罪的情形已经十分清楚,岂能仅以撤销待遇、收缴所得了事?贪官曝光后还能如此安然无恙,试问清正廉洁的干部又何处容身?

中央早就提出要建立健全教育、制度、监督并重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从此案来看,有些地方真的迫切需要“建立健全”,因为它在教育、监督、举报、侦办、惩处等各个环节,都存在明显的巨大漏洞。牛栏关猫,贪官怎能不与国法躲猫猫!

【选自《新华网》】

插图/赃物展览会/张建辉

本文章来源于网友提供,仅供学习之用,如需撰写,请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或添加handouwenan 或点击下排红色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