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咨询:请添加handouwenan为好友或者扫描上方微信二维码 —— QQ 咨询 :点击咨询3025518115

行走的秋天

作者/来源:网友提供   发表时间:2021-02-28 22:04:26

  

蔡兰茹

一朵云的记忆

正午的阳光开满白花。阳光明媚,像秋天的谎言。

我的灵魂,像一只洗劫的天鹅,熟悉水、天空与方向。天深高远,云淡风轻。

把天抱在怀里,云很安详。

街空了。当秋天暗中引入苍穹的另一边,饱含三个季节的悲欢,色彩已经疲惫。

我已习惯像乌一样依靠这天空的边沿,仰望远方。等云,天,醒来,像等一个人。一些,或另一些。

一朵云的记忆,就是我们的记忆。云漂浮,许多事物都已经物是人非了。一些花开,会在某个时刻生动起来。

天是静止的,云是清虚的。漂泊的云朵迁徙。天空,只剩下更深的蓝。天空让出了给予苍茫大地温度,许许多多温暖的阳光,让绵延万物有了开始,最后到结束。千万年,甚至更久远。云的角度,就是人的角度。

江畔问月。把酒问天。乘鹤西去。怅然泣下……千年,念天地之悠悠,或者,白云一片空悠悠。

空的不只是人,而是心。

该来的还会再来,该去的还是会去。云不接受冠冕,也无所谓伤痕。与一座山对话

那是人类共同的,对于某种高度的命名。山,一种眺望,一种仰望。

屈指可数的日子,又翻过一页。秋天正在破产,颜色更加鲜艳。山威严耸立,像父亲的脊背。

沿着一条属于我的那条山路,循着蜿蜒起伏的山岭,走近你博大的胸膛,开始又一轮弯弯曲曲的跋涉。那些土石裸露,无树、无水的荒山,是遥远的传说,不是我的故乡。我的山峰,穿云入天,白云系腰。无论高矮,山上的每一片叶,每一条栈,零落的花草的哀愁,石板路的蹉跎和蜿蜒,都是一潭水,一种心中的最爱,一首秋意的诗,一股等待与坚持的力量。

在岁月的波峰浪谷里,时间穿过荒漠,结束黑与白的对抗,与山一起沉沦。我想继续沉睡,在这个秋天,膨胀的土地,丰腴的躯体。一个灵魂的奔逃,晒过金色,风肆虐后,一片狼藉。

秋天,泪水很真实吗?命运的纹理,总在述说那些逃离不掉的往事。远去的背影,涉过夕阳的经络,吞噬,一个愿望,滑过崖壁,城市的风,栽种下无数别离。

阳光恍惚,走过疼痛,走过失血的苞地。呐喊,刺穿山野的冷峻。山,无言。挺着自己的尊严,像沉默寡言的父亲。一生守住自已。

远方是不知的遥途,远方有永远的家园。与一条河流相遇

在捌冠高坐的秋日,与一条河流,相遇。半城心事,一轮高秋。

对岸,河床陷落。影子挽着人生的蒿草,涉水而来。命运的荒芜,在视线之外,从生至死,魔幻般疯长。

河流,首先是一滴水的旅程。至洁一滴,隐在时间的终结。她,承载着文明,手上握着五谷,也索取着沧桑。她从高处走来,把高度让给天空和峰峦,选择低处行走,与河流相遇。路途绵延千年,摧毁一切居高,临下的阻碍,只哺育质朴的叶笛与虫鸣。不要说她是卑微的蠕动,暴戾的咆哮,她只是接受一滴水的生态。

我的文字流淌着水的足迹,物质的肌理,精神的纹路,在沉默的词性里,与河流的姿势对接,低调,饱满,执着,豪气,坚守不变的人生方向与价值。

立体的气息微凉。惶惑的风,鼓动这个日子的艰涩,岸边的风雨,覆盖孤单的巢穴,无法逃离。叶,在河流中凋谢,连同无奈的体温。落叶与落叶,完成一场另类具体的相逢。手织崎岖,走过的踪迹淹没自己,落叶开始腐烂,陌生地注视着什么,灼伤眼睛,痛,活着,两岸阴湿。

远方,只跟低处有约;
时间,只在低处悠久。

我们都是过客,我经过它们,或者,它们,经过了我……

花香无痕

午后,从一叠音乐出走,秋意渐浓。

泥土的香气中,微雨沉睡,落花漂泊远方,细碎的光中,满目潮湿。

花开在夜里,而梦在花香之内飘渺,而你也在飘渺之中数着孤独岁月。

偶然,有风。雨中的鸽子,缓步飞近烛光。傍晚蓝而湿润,一洞天窗,灯影寂静,岁月天然地延续,风声惊动,思维在夜里疯长。深秋,始终是你一枚心事,在风声里隐形。风在诉说不朽的情爱,温柔的表白,聆听大地万物的话语。站在风中看你来临,一样的目光穿透夜色,黎明,还需等待。

风尘,反复摇荡一树的叶,让你开花之后凋零。

泪可以润湿脸颊,诱人的侵袭,羞愧地褪去。那么多时目已经流落,今后的日子,注定流落。年轮在你的掌上将不再更生,风中垂落。你说,我要永远住进你心间,在七彩风里寻找世界,牵手,记住风中的相遇,那是最美的传奇。握一握你伸展而来的目光,夜色已沉默,就让记忆不再疼痛吧!

流萤隐没了,除去盛夏的果实,那抹花香,缀满秋的颜色,无痕。

浓缩的想象归还给时间。夜色覆盖烟尘,一双手的干咳,声音古雅。隐逸的月亮,释放一道清脆。交错的时光机,停留季节的斑驳,巢居的洞穴,风在聒噪,温情依依。

天空的盛典,滑入子宫,月亮与胎儿一同入梦,十月一一出轨的流星,枫红,落花一夜……

本文章来源于网友提供,仅供学习之用,如需撰写,请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或添加handouwenan 或点击下排红色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