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咨询:请添加handouwenan为好友或者扫描上方微信二维码 —— QQ 咨询 :点击咨询3025518115

关于乡村振兴战略人才的调研

作者/来源:网友提供   发表时间:2021-02-27 17:59:12

  


 

  一、培育现状

  培育背景。201XX月启动新型职业农民培育试点工作,201XXX市获批全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作整体推进市201XX月《X市新型职业农民认定管理办法(试行)》和《X市新型职业农民扶持办法(试行)》出台。

  培育总量。201X年以来我市共培训新型职业农民X万人,其中,获得颁发证书认定的新型职业农民仅为X人,占总培训人数X%不到。参训人员基本情况。从农业主管部门信息管理平台获取的参训人员基础信息中,仅有X名参训人员基础信息登记较为完整。从该数据汇总情况看,参训人员以农村中年男性为主,文化程度普遍偏低。一是从性别来看,男性学员X人,占比X%。二是从年龄来看,29岁以下X人,占比X%30—39X人,占比X%40—49X人,占比X%50岁以上X人,占比X%。三是从受教育程度来看,初中学历X人,占比X%;小学及以下学历X人,占比X%;高中学历X人,占比X%;大学及以上学历X人,占比X%。培训人员结构:以专业技能型为主。X名参训人员信息资料显示,参加专业技能型培训的有X人,占比X%。其中:茶叶、蔬菜、果树、饲料草等种植培训X人;牛、羊、鸡、中蜂等养殖培训X人;参加生产经营型培训的有X人,占X%;参加社会服务型的有X人,占X% 

  二、存在问题 

  (一)体制建设待完善。X省农业广播电视学校X市中心分校(以下简称农广校)作为X市专门针对农民开展教育培训的公共服务机构,既负责新型职业农民教育培训和农村实用人才培养,又承担新型职业农民认定职能。运动员裁判员的双重身份,导致新型职业农民认定率低,同时影响认定的公正性。

  (二)培训模式缺地气目前,农民教育培训的师资来源主要是聘请X大学、X职业技术学院的专家进行授课。授课费用为X大学专家X/节,一天X节课;X本地院校专家X/天。授课方式以为期半月的理论性集中授课为主,且不为参训学员提供后续跟踪服务。上述培训模式存在两方面问题,一方面,原来承担培训授课的农业主管部门技术人员因授课费用与身份问题冲突不能继续承担授课任务,导致农广校被动高薪聘请院校专家进行授课。另一方面,走访的部分农户表示,虽然参加了相关培训,但听不懂培训内容,他们认为,培训应该是在关键季节、重要农时,按照产业需求,开展各种技术入户服务,学员才能真正把所学知识有效地运用到生活生产中。对XX个集中连片贫困乡(镇)建档立卡贫困户就业培训意愿调查的结果显示,愿意参加技能培训的X人中,有X人选择希望提升农村实用技术,占比X%,这也印证了培训内容接地气的重要性。

  (三)证书含金量低。从扶持力度来看,获取新型职业农民证书的学员,仅享有申请创业项目的优先申报权和就业优先推荐权,关于《X市新型职业农民扶持办法(试行)》中涉及的特色产业补助、创业扶持、资源要素的倾斜、税费减免等政策均未落实,而政策不能落实主因之一是政策涉及部门较多,仅靠农广校力量则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从市场竞争力来看,《新型职业农民证书》知名度低,实用性差。参训学员反映,在竞聘岗位时大部分企业并不知晓《新型职业农民证书》,上岗后是否拥有《新型职业农民证书》也不做为升职加薪的参考依据。

  (四)培训经费来源单一。目前,X市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是依靠中央、省级下拨的专项资金开展工作,市县两级没有相应配套资金。如201X年中央和省级下拨的X万元专项资金,市县两级没有配套资金,在资金使用上也未出台使用细则,资金的主要用途只能用于购买培训服务,在工作经费的使用上没有明确规定,造成有钱难用的尴尬局面。

  (五)缺乏优质培育对象。从多方走访调研情况看,优质培育对象缺乏已对国家乡村振兴战略中的人才振兴战略在X市的实施造成严重影响。第一,走访的部分培训对象反映,村里大量青壮年宁愿外出到城市打工,也不愿意待在农村务农,种地不如打工”“农民低人一等思想已经在农村年轻一代中固化;第二,从农业主管部门信息管理平台获取的X名参训人员汇总数据看,目前40岁以上学员占X%,初中及以下学历学员占X%,培育对象以40岁以上群体为主,存在年龄偏大,教育程度低问题,受年龄和学历因素影响,他们吸收能力相对较弱,对于新型职业农民培训中的许多知识难以理解;第三,XX个集中连片贫困乡(镇)505名建档立卡贫困户就业培训意愿调查数据显示 ,贫困户中35岁以上群体初中及以下学历的有X人,占比X%,高中及以上仅占X%;从调查对象分年龄段文化层次结构看,16-25岁、26-35岁、35岁以上三个群体未完成九年制义务教育比例分别为X%X%X%,青壮劳动力文化层次普遍较低问题凸显。

  三、几点建议

  (一)为乡村人才振兴提供组织保障。一是基层党员在乡村人才培育工作中担负起核心和引领作用,通过板凳会、院坝会、群众会等方式,围绕党的十九大精神、脱贫攻坚政策、乡村振兴政策、实用劳动技能、先进典型事迹和致富经验做法等,宣讲乡村战略中人才的作用,让村民感受到党员的工作魄力和工作实效;二是从新型职业农民中选出典型,发展一批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党员人才队伍,带领农民提升技能,脱贫致富。

  (二)为乡村人才振兴提供政策保障。一是农业行政主管部门加快修定《X市新型职业农民扶持办法(试行)》,如对获得《新型职业农民证书》的农民,推行以证就业,以证创业,落实创业贷款、资源要素流转、特色产业补助等方面的扶持,引导符合条件新型职业农民参加城镇职工养老、医疗等社会保障制度,使他们实实在在享受到看得见、摸得着的好处,吸引更多农民、返乡农民工、退伍军人、大学生农村创业者加入新型职业农民行列。二是完善考核制度,根据《全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作绩效考核指标体系》,采取第三方评价机制,从工作落实、工作效果等方面以县为单位开展绩效考核工作。三是分级建立以农业部门专家为中坚力量的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师资库,建立师资考核和薪酬制度,培养技能型、专业型本土师资队伍。

  (三)为乡村人才振兴提供资金保障。市、县两级政府把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经费纳入同级财政预算,设立政府性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基金,以基金为支撑,政府牵头,部门协作,助推培育工作开展。

  (四)为乡村人才振兴提升培训品质。组建政府+专家+经营主体负责人授课团队,一是通过乡镇主管干部、村干部、大学生村官对参训农民进行认知改造、心理疏导、法制教育等,以扶志来激发参训人员主观能动性。二是对外聘请专家负责开展集中培训,提升理论水平;各级农业部门技术人员前往田间地头帮助新型职业农民解决生产实际问题。三是通过经营主体负责人授课,拓宽培训覆盖面,特别是为生产经营型职业农民的创业项目或产品从产业链角度提供对接和支持。

  (五)为乡村人才振兴储备后备力量。重视农村青壮年教育层次普遍偏低的问题,以加快新型职业农民教育培育体系建设为抓手,为乡村人才振兴储备后备力量,形成初、中、高级职业农民教育培育体系。初级培育以农广校为主导,通过短期辅导、农闲夜校、田间课堂、远程教育等形式,发挥教学、培训、技术推广等环节的主体作用,提高农民知识水平和农业技术水平,改善其农业生产经营管理能力,注重实用性;中级培育以本地职业技术类学校为主体,提供较为系统的职业教育,通过一定学时学制参加农业职业教育,培育具有独立经营能力或专门农业技术的职业农民,突出专业性;高级培育以政府主导,启动X市山地特色农业领军人才培育工程,以示范作用明显的农业龙头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和农家乐经营业主为培训对象,打造一支能担当起引领X市乡村人才振兴重任的新型职业农民队伍。

 


本文章来源于网友提供,仅供学习之用,如需撰写,请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或添加handouwenan 或点击下排红色文字

川公网安备 51111202000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