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咨询:请添加handouwenan为好友或者扫描上方微信二维码 —— QQ 咨询 :点击咨询3025518115

卸职副市长潲水淘宝记

作者/来源:网友提供   发表时间:2021-02-28 22:04:26

  

张应松

科技副市长、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安徽循环经济技术工程院副院长,这一连串闪光耀眼的头衔您怎么也不会把他与恶心的“潲水”联系起来。可在安徽合肥西郊风光迤俪生态绝佳的科学岛上,就有这么一位具有上述职务的传奇人物,硬把恶臭的“潲水”魔术般变成乙醇、沼气、生物柴油等可再生能源。他的目标是从源头斩断“地沟油”、“垃圾猪”回流餐桌和餐厨废弃物直接饲养畜禽等非法利益链,变废为宝化害为利,实现社会效益、环境效益和经济效益的“三赢”。

科技市长结缘酸臭潲水

今年48岁的姚建铭是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他给记者的第一印象是睿智健谈,敦厚务实。2002年,时年39岁的他以博士身份挂职担任合肥市科技副市长,并因提出在合肥西部的大蜀山麓建立“科学城”的构想,得到了安徽省、市两级政府高度重视,现在他这个蓝图正在建设实施中。

2008年初,合肥市城管局委托蜀山区城管局进行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处置的规划和试点工作。于是,蜀山区城管局、商务局又委托姚建铭牵头调研合肥市餐厨废弃物的产生特点和产生量专项课题。姚建铭不仅走遍了合肥大街小巷,还先后走访了宁波、北京、重庆、成都等餐厨废弃物处置企业或职能管理部门。

通过考察、参观、交流,他认为,“泔水猪”、“地沟油”等餐厨废弃物造成的食品安全隐患,其影响是深远的;
同时,我国对餐厨废弃物的处置技术主要是倾倒、填埋和焚烧,焚烧时产生的二英、填埋造成的渗滤液和排放到水体中产生的富营养化现象和高COD值都会导致环境污染,增加治理负荷。同时含有高盐分的垃圾大量进入土地会导致土壤板结,环境危害很大。而合肥市每天产生这样的有机垃圾至少500吨~600吨。因而要实现对“泔水猪”、“地沟油”的源头剿灭,必须对餐厨废弃物进行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置。至此,姚建铭决定进行科学实验,将餐厨废弃物变废为宝。

垃圾不再循环上餐桌

姚建铭和他的团队针对餐厨废弃物中的固、液、油脂等不同的特性成分进行处置分离:餐厨废弃物中的油脂制作生物柴油,固形物先进行酶解乙醇发酵,产生燃料乙醇,发酵废液与餐厨废弃物的废液再进入沼气池进行沼气发酵,产生沼气用于燃料,沼液沼渣则用作有机生物肥料。这样,最后产生的终端产品为四件“能源化”绿色“宝贝”:乙醇、沼气、生物柴油和沼渣沼液。乙醇、沼气和生物柴油,均属于高附加值、环境友好型产品,没有二次污染,还能带来较高的产值,缓解政府在餐厨废弃物处置中的经济负担,产出的沼气为生产本身提供热源,减少生产成本。

2010年,姚建铭成立安徽科聚环保新能源有限公司,当年4月,一座投资100多万元、日处理5吨的餐厨废弃物能源化生产线在合肥科学岛上正式建成运行,随后又陆续添加厌氧发酵罐和一座50立方米沼气池,这是整个餐厨废弃物资源化研究由实验室转入实际生产的最关键一步。此时,姚建铭的处理模式与国内不少地方餐厨废弃物再利用相比,别人大多采用的是将餐厨废弃物简單烘干饲料化的办法,而姚建铭和他的团队更好地利用了手中的科学利器,将餐厨废弃物后的衍生产品远离动物之口,彻底解决了同源性积累顽症。

花香蝶自来。姚建铭餐厨废弃物处理资源化利用率高、能源化效益高、无害化处置效果好,很快吸引了省内外一大批取经者前来慕名考察,他的多项研究成果申报后成功获得国家发明专利。该企业于2010年被安徽省发改委评为安徽省第一批循环经济示范单位,并获得2011年科技部中小企业创新基金支持。

“这个世界本来没有垃圾,垃圾是放错位置的资源”,姚建铭透露,“这个处置中心以生物能源为主导方向,目的是不让餐厨废弃物重新进入人类的食物链,同时这套技术路线同样适用于处理过期变质、罚没食品的处置。”姚建铭介绍说,现在食品安全危机事件频出,过期月饼、三聚氰胺奶粉、瘦肉精、塑化剂等层出不穷,曝光后这些问题食品的大量下架、召回,掩盖了一些不太容易被人们关注到的幕后问题:它们最终流向了何处?如何处理的?对我们的生活和环境造成了怎样的损害?是否会改头换面重新成为消费者的食品?而现实是,这些过期、变质、召回、罚没食品“善后送终”着实令商家和有关部门头疼,他们不仅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处理这些问题食品,而且当下采取的就地填埋、焚烧、重新利用等并不科学有效的方式处置,很容易产生次生污染。姚建铭强调,“问题食品处置的终点绝不是下架、召回、罚没,将这些废弃物资源化能源化才是唯一科学的、可持续的处理方法。”

在寒意中守望春天

尽管自己的技术能让地沟油变废为宝,而且不再进入老百姓的餐桌,可姚建铭却不得不面对叫好不叫坐的现实。全国现今20多家从事餐厨废弃物处置的企业,目前还未出现一个能够正常全天候全负荷运转的餐厨废弃物处理示范工程,而且在建的项目又出现各种各样问题让人信心不足。另外,一个处置中心过亿元的投资成本,这让很多投资人望而却步。由此造成胶着对峙的现状是:政府希望企业运作,而企业期望政府投入。

记者去年11月底采访姚建铭时,他刚从国外考察归来,瑞典、法国、丹麦的垃圾处理方法给他留下很深印象:如在巴黎郊区的一家城市有机废弃物处置中心,由政府出资本3000万欧元建造,政府给承包运营商80欧元/吨的处理补贴,产生的沼气发电上网后再给一部分补贴,这样运营商每年的处理成本为500万欧元,而收入可达到800万欧元。

就此,姚建铭建议,“政府要有所作为,即政府可以以股东的名义参与餐厨废弃物处置的全过程管理与运营,真正做到‘政府引导,市场运作,以保证资源得以合理化利用。或者采用现在的污水处理厂BOT运作方式,给企业处理一定补贴,产业化铺路,确保试点工作顺利进行。我相信,只要政府有决心就肯定能做成!”

在我国生物产业并不景气的今天,姚建铭也同样感受到一些无奈和寒意,但他坚信春天的脚步已经近了。“可再生能源项目说起来好听,听起来好美,但做起来好难,我的项目运行中人员工资、水电等费用奇高,越做越赔本,但我和我的团队还是坚持下来了,尽管公司20多号人现在只靠申报一些科技项目资金维持运转,可我相信我的项目符合国家环保产业政策导向,最后机会一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核心技术转化为能源和生产力的春天将不再遥远!”

一路风雨一路欢歌。鸿鹄展翅志高远,奇迹总属于执著的追求者,我们期待姚建铭所有梦想都能开花结果

责任编辑:杨振宇

本文章来源于网友提供,仅供学习之用,如需撰写,请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或添加handouwenan 或点击下排红色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