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咨询:请添加handouwenan为好友或者扫描上方微信二维码 —— QQ 咨询 :点击咨询3025518115

谜语中能指和所指关系的应用

作者/来源:网友提供   发表时间:2021-02-28 22:04:26

  

李振东

摘要:传统观点认为,能指和所指是精确对应的,但随着语言学的发展,我们发现所指和能指并不总是一一对应,所指的意义便在不断借用其他能指的过程中发生了变异。本文试图通过研究谜语中能指与所指关系的应用,阐释这种变异的特征。

关键词:谜语;能指;所指;变异

一、所指意义的丰满

能指和所指是语言学上的一对概念,能指意为语言文字的声音,形象;所指则是语言的意义本身。

按照语言学家或者哲学家们的划分,人们试图通过语言表达出来的东西叫“所指”,而语言实际传达出来的东西叫“能指”。传统的观点认为所指和能指是精确相对应的,因而符号通过与存在物的符合获得价值。

瑞士语言学家索绪尔在《普通语言学教程》中把语言符号看作是一个概念和一个有声意象(image acoustigque)的统一体,有声意象又称能指(signified),概念又称所指(signifier)。在同一个符号系统中,能指和所指是统一的,符号的意义是固定的。“能指”和“所指”是不可分割的,就像一个硬币的两面;但是,索绪尔认为,某个特定的能指和某个特定的所指的联系不是必然的,而是约定俗成的。

比如在“树”这个词中,树的概念和“树”的特定发音不是必然结合在一起的,“树”在英文中的读音和在法文、拉丁文中的读音明显不同,但却都能表达了“树”的意思。这就是符号的任意性原理。符号的任意性原则是索绪尔语言学的一条重要原则,它支配着索绪尔的整个语言的语言学系统,是头等重要的。

在后来的发展中,从能指与所指的构成关系中归纳出了3种结合方式。这3种层级关系从易到难为“Icon”、“Index”和“indexical icon”或“Iconed index”。

虽然这三种关系是符号学中的术语,但其揭示出来的所指与能指的构成关系却是存在与众多方面的。

Icon,可以翻译为象似。是指所指与能指之间的有某种相同的东西,而且这种相同是显而易见,无需推理即可得知的。而在象似关系中,又分为形象相似(imaginal icon)和图表相似(diagram icon)以及同构相似(isomorphous icon)。

Index(indexicality)即指示性、意指性,是某个符号指向某个东西,是一种比icon更严格的体系,引导一种因果关系或一种部分代替整体的关系。如汉字中的指事字,下、上、刃等。

而indexical icon和iconed index则是相似性和指示性的结合。可以是相似化的指示,也可以是指示性的象似。前者如汉字中的会意字,休、从、众等;后者如形声字,桥、岗等。

形象相似最简单的例证就是中国汉字中所谓的象形字,如:山、耳、鱼;图表相似则是地图与实际地理位置的相似关系,地图上的标识与实际标识同周围环境的关系是相似的;同构相似则是讲形象转化为抽象构造,如代数中的方程式,只是表明一种关系。

而现在人们越来越发现 ,由于历史,学科和经验的不同,所指和能指并不总是一一对应的方式,我们说一句话,写下一句诗的同时,往往要以别的词汇或者句子作为参照,为了了解所指,我们总是要不断借助其他的能指,这样所指的意义便在这种不断借用其他能指的过程中被丰满了。

二、所指意义的错位

虽然在索绪尔看来,符号的能指和所指的关系是偶然而并无必然关系的,但以上列举的所指和能指的相似关系确实一种普遍存在的认识外部世界的方式和思维模式。而且这种模式是在日常生活中普遍存在的,甚至对我们认识和了解外界有着某种启发意义。而相对于所指,符号的能指确实更易于被把握。

比如小时候常玩的游戏猜谜语。

谜语包含着两个层面:一个是能指,一个是所指。“能指”即形象、文本、语言形式。“所指”即透过能指传达出来的一种意蕴、意旨。在谜语中发生的能指和所指两者之间的“错位”变化大致有以下三种:

1、象似关系

有一谜面为“黄金布,包银条,中间弯弯两头翘(打一种水果)。”在看到这条谜语时,读者自然就会按照描述的样子来勾勒这样一个水果——黄皮白心,状如弯弓——故而马上就想到香蕉,这个谜语的答案也就揭晓了。显然,此类谜语的谜面和谜底之间的关系就是最简单的形象相似关系。能指的形象和所指的形象是十分相似甚至相同的。

2、同音关系

除了形象的描述或者简单的推导外,有些谜语还需要对同音字的熟悉和掌握。如下例:“一片全是草的地(打一植物)”。一般情况下,和“草”相对应的植物就是“花”,那么答案一定是某种花了;而全部都是草,那就表示这块地上没有花,即“没花”;而根据汉语的同音字“梅”与“梅”同音,从而得出答案是“梅花”。

3、因果关系

“鸟落山头不见脚(打一字)”这条谜语的谜面就在能指与所指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而且是二度根据性(secondary motivation)即所指与能指的任意联系上再出现有根据的秩序。首先汉字的“鸟”是一个指示字,本身内部就有着指向性;而“山”是典型的形象相似字。“鸟落山头”却是将这两个能指联系起来,并产生了结果,即“不见脚”。读者在破译谜面的时候头脑中要先有“鸟”和“山”,然后将而这结合考虑,并去掉“脚”,这是一个抽象思维与形象思维相结合的过程,最后才能推导出谜底——岛。可见,这种二度根据性的分析方式比前面的例子都复杂的多,当然也有趣的多。

可见,语言学中的分析方法同样适用于日常生活的智力思考。语言学研究也不仅仅是一种针对语言本身才有意义的思考活动,是在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分析与思考能力。

本文章来源于网友提供,仅供学习之用,如需撰写,请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或添加handouwenan 或点击下排红色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