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咨询:请添加handouwenan为好友或者扫描上方微信二维码 —— QQ 咨询 :点击咨询3025518115

“善善则颂美之,恶恶则风刺之”

作者/来源:网友提供   发表时间:2021-02-28 22:04:26

  

范灿

摘要:贯休诗唐末五代著名的诗僧,其诗歌风格独特,不仅具有当时诗僧普片的诗歌特色,还有自己独到的方面,具有极高的文学价值。

关键词:贯休;风格;奇崛幽峭;直白

贯休(832-912),俗姓姜,字德隐,一作德远,出生于愗州(今浙江金华)兰溪县登高里一个“家传儒素,代继簪裾” 的仕宦人家,号禅月大师,又称得得来和尚。七岁时,进兰溪和安寺出家为童侍,拜圆贞禅师为师,法名贯休。从小便聪明异常,能日诵《法华经》一千字而不忘,在诵经之余,兼习诗文,曾常与邻院童侍处默隔篱论诗,十五岁时诗名已著,二十岁受具足戒,且诗名“耸动于时”,“将表士庶,无不钦风” 。有关贯休的传记资料,正史中没有其记载,目前记录较为详细并可供查证的主要见于其弟子昙域为其诗集《禅月集》所作的《禅月集序》中,另外,释赞宁《宋高僧传》本传、计有功《唐诗记事》本传、辛文房《唐才子传》本传、《宣和书谱》卷十五、《十国春秋》本传等对贯休也有较为详实的记载。

对贯休诗歌的评价,历代有不少评述,褒贬不一。对贯休诗歌评价比较详尽的当是吴融《西岳集序》和辛文房《唐才子传》中的评论。贯休的朋友吴融在对贯休的诗集作序时,对其诗歌创作风格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云:

夫诗之作,善善则颂美之,恶恶则风刺之。苟不能本此二道,虽甚美犹土木偶不主于气血,何所尚哉?自风雅之道息,为五七字诗者,皆率拘以句度、属对焉。既有所拘,则演情叙事不尽矣,且歌与诗其道一也。然诗之所拘,悉无之足得放意,取非常语非常意,又尽则为善矣。国朝能为歌为诗者不少,独李太白为称首,盖气骨高举,不失颂美风刺之道焉。厥后白乐天讽谏五十篇,亦有一时之奇逸极言,昔张为作诗图五层,以白氏为广德大教化主,不错矣。至后李长吉以降,皆以刻削峭拔、飞动文采为第一流,有下笔不在洞房峨眉神仙诡怪之间,则掷之不顾。迩来相教学者,靡曼浸淫,困不知变。呜呼!亦风俗使然也。然君子萌一意,出一言,亦当有益于事。矧极思属词,得不动关于教化?沙门贯休,本江南人,幼得苦空理,落发于东阳金华山,机神颖秀,雅善歌诗。晚岁止于荆门龙兴寺,余谪官南行,因造其室,每谭论未尝不了于理性。自旦而往,日入忘归,邈然浩然,使我不知放逐之戚。此外商榷二雅,酬唱循环,越三日不相往来,恨疏矣。如此者,凡期有半,上人之作,多以理胜,复能创新意。其语往往得景物于混茫自然之际,然其旨归,必合于道。太白乐天既殁,可嗣其美者,非上人而谁?

吴融对贯休评价颇高,认为贯休的诗歌不仅对善良美好的事物给予颂扬和赞美,也对丑恶的社会现象给予了无尽的讽刺和鞭笞。吴融认为在贯休之前的唐代,只有李白和白居易的诗歌创作符合这样的方式,而李白和白居易死后,能够相提并论的诗人只有贯休了,这把贯休放在了一个很高的地位。

贯休的诗歌特色是比较鲜明的。贯休的诗歌最显著的特色即奇崛幽峭,甚至有些怪诞。如贯休喜欢选择一些怪异的题材写入诗歌,如《古意九首》其九的“东峰有老人,眼碧头骨奇” 、《送僧入马头山》的“苦竹大于杉,白熊卧如马” 等。另外,诗人的想象极为奇特,如《读离骚经》竟然想到鱼儿在吃了屈原的肉后变化成人也能成为忠臣,这种想象确实令人叹为观止。再如《拟君子有所思二首》其二的“安得猛龙君,点石为黄金。散向酷吏家,使无贪残心” ,也是想象自己能有点金之术来满足酷吏的贪婪,让他不再剥削百姓。另外,贯休诗歌的一些比喻也是别有新意,如《古塞下曲四首》之一的“胡兵聚如蝇” ,把“胡兵”比作“蝇聚”以显示其多,比喻非常新奇。

贯休诗歌的奇崛幽峭体现在僧人贯休或多或少受了佛家道情的影响。在其诗歌中诗人表现出了对这方面的向往,贯休《偶作》云:“句冷杉松与,霜严鼓角知。修心对闲镜,明月印秋池。” 诗中表明自己作诗追求的是与众不同的幽峭风格。另外这种风格也在一些诗歌中有所体现,如《江边祠》:“松森森,江浑浑,江边古祠空闭门。精灵应醉社日酒,白龟咬断菖蒲根。花残冷红宿雨滴,土龙甲湿鬼眼赤。天符早晚下空碧,昨夜前村行霹雳。” 这首诗无论是描写景物,还是表达情感,都给人一种清幽冷峭的感觉。

唐五代诗僧在创作中,时常运用民间喜闻乐见的口语俗谚,加上诙谐幽默的讽刺手法,清楚晓畅的表达出作者对于世俗生活的看法,贯休也不例外,在其诗歌创作中一般很少用典,少用比兴,没有深隐难懂的比喻,诗中的意象少而且平凡,很少迂回委婉之笔,直书所见,直抒所感,读起来明白如话,通俗易懂,如《樵叟》:“樵父貌饥带尘土,自言一生苦寒暑。再有《行路难》中用通俗的语言对世情进行了深刻的描摹:“浅近轻浮莫与交” ,“义不义兮仁不仁”,“父归坟兮未朝兮,已坟黄金争田宅” 。这些都是很平实普通的语言,却对种种社会现象进行了入木三分的刻画。贯休在创作风格上追求这种通俗直白,吴融在《禅月集序》中说“太白乐天既殁,可嗣其美者”,这对贯休而言并不是溢美之词,他继承并发展了白居易乐府诗“浅易质朴”的路子,并走得更加彻底,形成了“俚鄙几同俗谚”的风格。

参考文献:

[1]陆永峰.《禅月集校注》,巴蜀书社.

[2]田道英.《释贯休研究》,四川大学2002年博士论文.

[3]张海.《贯休研究》,四川师范大学2001年硕士论文

[4]王定璋.《论贯休和他的诗歌》,《西南民族学院学报》,1990年第2期.

[5]黄新亮.《贯休诗作试论》,《益阳师专学报》,1988年第2期.

本文章来源于网友提供,仅供学习之用,如需撰写,请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或添加handouwenan 或点击下排红色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