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咨询:请添加handouwenan为好友或者扫描上方微信二维码 —— QQ 咨询 :点击咨询3025518115

沉寂的玉龙雪山

作者/来源:网友提供   发表时间:2021-02-28 22:04:26

  

向黎明

玉龙雪山是纳西人心中的神山。是我期盼已久的美丽景致,我不止一次将她揽入梦中。

那天天气极好,跨出丽江古城便远远看见玉龙雪山耸立在苍穹之间,这美丽的雪山并非每天都显露真容,我为这幸运的出行而高兴。玉龙雪山是离赤道最近的雪山群,其主峰最高海拔5596米,它却是至今为止登山运动员尚未征服的雪山。这个以险、奇、美、秀著称的高原雪山,有着磅礴之势和玲珑之美。在我的感觉中就像纳西母亲:慈爱、博大、悲悯、沉寂。

在玉龙雪山山麓及山腰各有一处殉情谷。观光车途经一段约1000米长,30米宽的峡谷地带,就是殉情谷。远远看去殉情谷险峻陡峭,岩石深沉突兀,有一种摄人心魂的神秘力量。偶尔有一只秃鹫从雪山划过深谷,它凄厉的叫声给峡谷亘古的沉默与无奈新添一丝凄凉。我不知那冰清玉洁的玉龙雪山目睹过多少热血奔涌,心怀绝望的痴情儿女纵身跳入峡谷;
也不知那形如饕餮始终张着血盆大口的峡谷吞食过多少纯情而富于幻想的生命。沉寂的玉龙雪山仿佛总是保持那副沉默和无语状。

乘缆车去海拔3240米的云杉坪,那里也有一处殉情谷。站在高高的雪山一角,一缕沁凉的风拂过心扉,从这开阔的高山草甸望去,玉龙雪山峰巅近在咫尺,千年冰川清晰可见,四处一片静谧、宛若人间仙境。相传这里曾是纳西青年男女相爱却无法结合的殉情天堂——殉情谷。那些视爱情高于一切的纳西情侣悄悄来到这里,有的搭上草棚,恩恩爱爱小住几日,待食尽粮绝,就进入爱的天堂和永久的归宿。他们胸怀坚贞而纯洁的爱情,面对无瑕的玉龙雪山,以毫无畏惧的悲壮,天使般飞向殉情谷,让生命、爱情、时间凝固成永恒。我目光所及之处,只有无限的空漾、返青的草甸、苍茫的森林、沉寂的雪山。或许,这一切都在冥冥之中保佑他们安详长眠,无言相守他们圣洁的灵魂。

据导游介绍:纳西人的婚姻与爱情呈严重的分裂状态,他们爱情自由而婚姻不自由。所谓爱情自由是指纳西青年男女多为情种,他们与生俱来就拥有对爱情的狂热执著和幻想基因,成年后的男女青年多以爱情为目的自由交往。而婚姻却要受到家庭、社会诸多因素的限制。一旦爱情与婚姻相冲突,他们骨子里的刚烈个性就会张扬出来,走向殉情之路。如果说莎士比亚笔下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是编撰的爱情悲剧故事,那么纳西族的殉情男女演绎的则是现实中的爱情悲剧。这与纳西族人信奉东巴教密不可分,他们不仅信奉灵魂不死,还坚信男人有九个灵魂,女人有七个灵魂之说,死一回对他们似乎算不了什么。

我到林中采了一束淡紫色的高原杜鹃,并将小诗“玉龙玉颜两相照,痴情殉情一步遥。泪洒红尘人不在,但愿黄泉怨已消。”写于树叶上,随同花瓣一片片抛向殉情谷,借以慰藉那些执著、忠贞而痛苦的灵魂,并为他们深深祈祷,愿他们在九泉之下得以安息。

我怀着一种近乎沉重的情绪离开云杉坪。抬望万里苍穹,天依旧湛蓝,云依旧洁白,雪山依旧美丽。随后我去了白水河,借以换换心境。立于白水河桥头,收入眼底的是碧蓝的河水,层叠的瀑布。玉龙雪山依然肃立在前方,她仿佛无处不在,她在静观这个多彩而喧嚣的世界,洞悉那些充满欲望而不幸的生灵。我沿小桥旁的石梯去到白水河,亲手触摸着那来自玉龙雪山的河水,让冰凉刺骨的感觉进入记忆。沿白水河一直往东不远处,有一条叫黑水河的小河与白水河交汇,黑水河因水下卵石多黑色,水的颜色相映成黑色而得名。在东巴经中有用黑白来解释世间万物的说法,他们认为黑白、阴阳、男女这种对立统一的东西能生出和谐、兴旺、幸福,这种朴素的辩证法令我叹服。

沉寂的玉龙雪山依然伫立在眼前,她崇高、美丽、神圣而神秘。她融化的雪水是纳西母亲的乳汁和泪滴,她喂养了多少纳西儿女鲜活的生命,又在默默地为那些殉情的人儿含泪哀伤……

(摘自《三峡都市报》2009年9月)

本文章来源于网友提供,仅供学习之用,如需撰写,请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或添加handouwenan 或点击下排红色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