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咨询:请添加handouwenan为好友或者扫描上方微信二维码 —— QQ 咨询 :点击咨询3025518115

新思维拯救美国百年老店

作者/来源:网友提供   发表时间:2021-02-28 22:04:26

  

陈力

2004年9月14日下午1时许,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美国大公司出难题

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副总经理梁志东拿起电话。他专程赶到纽约,就是为了见到电话那头哈非公司的负责人。

梁志東希望双方在纽约见面,对方一口回绝,要求在自己的办公室见面。这是距离纽约880公里的俄亥俄州一个叫迈阿密斯伯格的城市。

对方附加一个条件:“你必须在下午5时前赶到,否则,我要飞到芝加哥,处理财务问题。”

梁志东别无选择,因为事关13家中国企业生死存亡、5000万美元货款能否到手的大问题。

此刻,位列全球财富500强的哈非公司,不得不依靠变卖子公司,以缓解财务压力,仅仅保留最核心的产品——儿童自行车的业务,即便如此,公司仍然无力扭转财务困境。

在国内,梁志东约了三四次,都被对方拒绝。

这个突然打来的电话,对梁志东而言,就是一线生机。他必须见到打电话的那个人、哈非公司CEO马斯克维奇。但是,如何完成结清欠款的任务呢?

一个美国朋友主动伸出援手,派自己的私人飞机送梁志东去代顿机场,又安排专车把梁志东送到迈阿密斯伯格。专机、专车已准备就绪,梁志东开始了一场与时间的赛跑。

哈非公司从1997年开始,陆续授权一些中国自行车企业生产自行车,每年从中国采购的自行车货值近亿美元。

现在,巨额欠款使国内多家自行车企业濒临倒闭。此时,他们把希望寄托在中国信保的梁志东身上。

下午5时,梁志东终于赶到哈非总部。

清欠款先救企业

见到梁志东,马斯克维奇很是吃惊。

哈非公司高层担心中国信保可能有追债的意图,马斯克维奇甚至把公司高管,包括两位专业律师叫到会议室。

梁志东说:“我们探讨一下,能否挽救你们公司,当然,我们的目的不是挽救你们,而是挽救我们自己。”

哈非公司高管完全没有想到,这位中国人居然是来设法拯救哈非公司。

梁志东的提议,获得哈非公司的信任。马斯克维奇把公司的财务、销售、库存等情况,向梁志东和盘托出。

短短45分钟的交谈,双方达成三点共识:第一,在哈非公司最困难的时候,只有中国企业继续供货,哈非公司才不会马上死掉。第二,想让中国企业继续供货,没有中国信保的认可,也是做不到的。第三,哈非如果要想解决问题,就要跟中国方面长期配合,而且是深入配合。

怎样才能挽救哈非公司呢?一方面要把哈非公司所欠的旧账要回来;另一方面,又不能让中国企业继续向哈非公司供货,再添新账。梁志东陷入两难困境。

谈判中,双方一致认为,哈非公司只剩一条路,就是进入破产保护程序。

在美国,破产保护不等于破产,它还可以继续经营。因为哈非公司的欠债太多,只得申请破产保护。它可以继续经营,先不清旧账,集中精力解决问题。

梁志东发现,如果哈非公司申请破产保护,此间发生的进口业务,将由破产法庭监督,把货款支付给上游供货企业。这些货款受到法律保护,不会被哈非公司用来向其他债权人清偿债务,又可以使哈非公司继续向沃尔玛等下游销售商出售产品,缓解财务上的巨大压力。

但是,面对濒临破产的哈非公司,中国企业满怀疑虑:继续供货,真的能收回货款吗?过去的债务怎么办?

中国信保以出口信用保险为保障,承诺只收取最低保费,说服国内自行车企业放心地供货。

2004年10月10日,美国哈非公司向联邦破产法院申请为期一年的破产保护。在此期间,中国的13家企业继续向哈非公司出口自行车,出口额将近一亿美元,这些货款如数收回。

在其他国家供货商不敢向美国哈非公司供货的时候,中国企业的供货额占到美国哈非公司的90%,既保持中国企业出口的渠道,也能全额收到货款,获得利润。最重要的是,中国已经控制哈非公司的生命线。

51%的股份控制权

2005年10月14日,美国哈非公司正式走出破产重组程序,恢复正常经营,一百五十多个就业机会得到保留。对于哈非公司来说,经营危机似乎过去,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债务危机并未解除。

一个极富创新精神的“债转股”方案诞生了,中国信保和国内13家自行车企业,打算将美国哈非公司欠中方的债务转化为股本。

“剩下的问题是,我们认下多少债权,他们认下多少债权。由于中国企业主导美国哈非公司的重组过程,并且成为重要的供货力量,我们决定要取得企业的决策权。谈判时,他们很不乐意。”

回想起来,梁志东觉得挺有意思,整天和美国人吵来吵去,要动不少脑筋。

当时,从数字上算,把债务转成股权,中国企业的经济利益仅占整个哈非股权的30%。

“这意味着我们还是小股东,没有决策权力。我说,我们要有控股的权力。”

在经济权益上,中国企业所占的份额不够,但是,有一点很重要:如果哈非想生存下去,必须从中国进口货物,哈非公司的95%业务都是与中国方面合作的。

于是,梁志东提出,将以往的现汇销售模式,调整为60天出口放账,最后延长到90天,作为间接的投入,或者说是一种资金支持。

“你得把两个加在一起,这是我们的整体作用,所以,我要51%的股权是有道理的,现在,我虽然有30%的债务权利,要了51%的股权,我还要随着哈非公司的整体经济表现,形成一个实实在在的51%的控股状况。就在这个债权转让的过程中,每年增加4.2%的股权,用5年的时间,形成51%控制比例。”梁志东据理力争,“当时,双方针锋相对,就是争利益。在国内,我们又开了一次会,美国哈非公司的代表来了二三十个人,我们这边13家企业的老板都来了,我们的态度很坚决。很多时候,谈判就是一种态度,我们的目的是挽救这个百年老企业,挽救150个美国人的就业岗位。”

这次谈判的结果是,包括中国信保在内的14家中国企业,将逐步获得美国哈非公司51%的控股权。

2005年11月18日,中方获得7个董事席位中的4席,中国信保和两家中方企业正式入主哈非董事会,在公司机构管理和市场运作中拥有决策权。梁志东作为中国信保的代表,出任哈非公司这个美国百年老店的董事会主席。在中美商业合作史上,这是一个创举。

重组一年之后,哈非打了一个翻身仗,销售额已近两亿美元。

在中国信保的办公室,晚上9时,梁志东开着越洋会议,聆听美国员工的工作汇报,控制着大洋彼岸哈非公司的命运。

梁志东认为,5年后,哈非公司将还清所有债务,重新回到上市的水平。

本文章来源于网友提供,仅供学习之用,如需撰写,请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或添加handouwenan 或点击下排红色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