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咨询:请添加handouwenan为好友或者扫描上方微信二维码 —— QQ 咨询 :点击咨询3025518115

我爱这片土地

作者/来源:网友提供   发表时间:2021-02-28 22:04:26

  

苏 军

那年夏季,我来到了威海,这个浑身散发洋溢着大片水大片草的气息,充满着原始萌动而又野性十足的处女地。这片土地,以一个诗意盎然的名字让我一见钟情,又以快速的发展海纳百川的胸怀让我休养生息、相濡以沫,且凭兴趣所至写出一首半篇诗歌,吟唱着一个属于我的诗意人生。

江河东流,百川汇海。大海就像所有生命的最终归宿,聚纳着四面八方的万物。在黄海之滨,这个连空气都可以打包出口的城市,越来越吸引着人们的目光。而我,就像一粒铁矿石一样被她巨大的磁力,牵引到了风情万种的怀抱里,静静地依偎着,一晃就是十八年。偶有闲暇,也会到附近的海边,看一看这蓝色的海洋。新奇之余,总感到踩在沙滩上的脚步有些发虚,于是自己很少刻意到海边玩耍。虽然这里有着漫长的海岸线,竟熟视无睹了这么多年。所以每每谈及于此,总有一番“编席的汉子睡光床,卖盐的婆子喝淡汤”的自嘲,并慨然长叹“长居海边不知鲜,枉做扬帆弄潮人”。

我经常去一个叫神道口的地方。神道口一名的由来,据说是古时附近有碧霞元君祠,人们都是由此前往参拜,时间久了,这里便日渐繁盛,繁衍成一个相当有名的村落。在这儿附近,与文朋诗友们或品茶聊天,或饮酒小聚,兴致所至,每每畅意非常。时间久了,这竟成了我除上班之外走的最多的一条路,只是由于晕车,来回六十里总是晕乎乎的。只要心中常驻缪斯,则处处皆是神道口,只要勤恳精进,不弃不离,则万事万物皆是顶礼膜拜的天使真君。

直到近日,才发觉这是一条很有意义的一段路程,虽然现在村居茅庐变高楼大厦,且贯穿这里的路被命名为文化路。我就是从这里,在这条路上执着地走着,让新闻大厦里的威海日报、晚报社,以及广播电视台、市委党校、山东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等众多的文化机构和高等学府散射出的精神光芒照亮着我。我从这里摸到了文学的门槛。只要领略到一缕文化阳光的温暖,我便感受到挲婆世界的灿烂,并不假思索地推理出一个壮观瑰丽的景象:

神道口边,

草长莺飞;

文化路上,

春暖花开。

和谐的都市,不会让水泥钢筋拦住野兔的奔跑,不会让坚硬的沥青路堵住土地的呼吸,不会让败坏的废弃物抹黑蔚蓝的天空,不会让高耸入云的建筑阻住阳光的照耀。一个理想和谐的现代生活,不能让一线悬空的索道代替那山路十八弯,不能让公交车、飞机等完全取代我们的双脚,不能让越来越发达快捷的交通削弱我们对英雄神灵的信赖度和敬畏心。仁德良善,我们不能因为自己做不到而不相信甚至妄议做到者,从而失去了景仰的能力,也就无从理解和体会维摩诘居士的病众生之疾、范仲淹的忧天下之忧、观音菩萨的大慈大悲、释迦牟尼的以身饲鹏和伟大母亲的无量情怀。

所以每当我看到那些朝圣的人们三步一揖,五步一叩,十步一匍匐,看到他们婴儿般痛哭流涕的忏悔和虔诚纯净的祈祷,看到那些对奸佞顽劣勇于给予忘我的救赎,绝不敢有丝毫嘲讽他们愚昧的念头,而是赶紧让自己那未被尘埃关锁、泥垢封裹的赤子之心卸脱所谓成熟所谓理智的武装和所谓规则的桎梏,变得柔和起来,极力软一些弱一些,真正感受一下那些不曾遇的苍凉和哀苦,聆听那些来自灵魂深处的呼唤。

无论我们多么惊世骇俗,绩业多么丰伟硕大,在诸如地震海啸飓风洪灾雪难等大自然的威怒下,都那么渺小柔弱不堪一击,能够与之抗衡的,除了一个国家的意志,一个民族的精神,人类普世的善良,无私的爱心,那就是淡然处之的乐观。凭此,可一灯烛世,一苇渡江,一舟过劫,一柱擎天。

放下烦恼,弃了梦幻,走一走新外滩。温润的沙滩,让白玉一样的海沙,这大海的白衣使者,将尘劳诸疾从脚湿和皮肤病疗起;走在一尊尊名人的雕像前天真无邪地看赏,就会变成他们中的一员;脱掉时髦的装扮,冲开一切枷锁和镣铐,漫无目的地走在沙滩上,或者把一捧捧的沙洒在身上,让整个身子埋进去,就走过了一道幸福的门槛,俯仰之间,有彩虹翩翩,有海市喧喧,有蜃楼连连。心平气和地踏上刻满福字的铜匾,就会给人们一个生命的启示:

到了长城是好汉,得卧沙滩赛神仙。

本文章来源于网友提供,仅供学习之用,如需撰写,请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或添加handouwenan 或点击下排红色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