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咨询:请添加handouwenan为好友或者扫描上方微信二维码 —— QQ 咨询 :点击咨询3025518115

附录一:李小龙死亡之谜

作者/来源:网友提供   发表时间:2021-02-28 22:04:26

  

媒体置疑,谁在撒谎?

李小龙暴毙,消息传出,如晴天霹雳,炸翻港岛,震惊武林!这一噩耗迅速传遍东南亚,直至欧美各国,全球震动,鱼龙悲啸,星辰摇动!

七月流火,烈日当空,更加剧了港人烦躁的情绪。无数的李小龙迷涌向了报馆、警署、医院,他们要得到确实的消息。

大多数人都在猜测:李小龙正在筹拍一部旷古未有的功夫巨片《死亡游戏》,那么李小龙暴毙很可能是剧情中采用的一笔惊世骇俗之作,正是李小龙匠心独运的又一杰作。

1973年7月21日,香港各大报刊头版头条向世人告知:李小龙的划时代杰作《死亡游戏》只拍了近二十分钟胶片,这一部无论是故事情节、思想内涵和导演技巧都超越任何一部功夫片的辉煌杰作,将永远只能徒留遗恨了!

但是,港人对于舞文弄墨的记者在报纸上发表的文章十分不满,李小龙威震番邦,名满天下,肌肉如钢似铁,怎么可能一夜之间英雄骨冷?影迷们徘徊在李小龙的住处九龙塘的“栖鹤小筑”洋楼前,感到这座阴森可怖的私宅,煞气凛人,他们内心十分惶惑,迫切希望官方拿出一个令人信服的结果。

“当红功夫巨星,年仅32岁的李小龙,昨日深夜11时30分,在伊丽莎白医院暴毙。李小龙昨晚在家中突然晕倒,其妻琳达急送伊丽莎白医院急救,不幸不治而亡。医院方面未能确定死因,其尸已暂安放殓房,待医官开剖验尸结果。”

猛龙归天,已通过各种媒体报导,确定无疑。李小龙的追随者、崇拜者仍然抱着怀疑的态度,他们心目中的李小龙,坚如钢,猛如虎,行如龙,怎么会死呢?然而,已经不是媒体的炒作,香港官方正式发布了李小龙病逝的文告,那银幕中勇为天神的李小龙的确已经死了!

天可老,海能翻,消除此憾难。李小龙之死,不可思议,充满神秘,是李小龙传奇一生中最具悬念的传奇。数百万港民对于李小龙的死有着无穷尽的思念,也有着各种各样的议论。一个人的离世造成如此巨大影响,从香港开埠以来,近百年中是空前绝后的。

李小龙的事业正如日中天,死因却留下说不尽的疑点。

仅距李小龙去世一天,《新星日报》派出的记者探得重要情报,就在7月22日头版赫然出现这样惊人的大字标题:

“本报独家可靠消息:李小龙死前昏迷地点,是在丁姓艳星香闺房中!”

当日《新星日报》抢购一空,不断加印,仍供不应求。

人们争先恐后争相传阅那令人备受刺激的正文:“前晚7时许,李小龙在丁某明星家中‘闲谈,未几,李小龙头痛睡入该明星闺房中。及在9时20分,丁某入房中叫醒李小龙赴邹文怀之约。只见李小龙竟毫无反应,赫然发现李小龙竟已呈昏迷状态。丁某大惊失色,惊恐万状,情急之下,拨通一相熟私人医生电话,其急赴丁家替李小龙急救,但未见效,遂将李小龙送往伊丽莎白医院。

“李小龙入院后,其妻琳达与邹文怀才得到消息,匆匆赶往医院。此时,李小龙已经故去,妻友竟未闻片言只语遗言。”

这条消息一经刊出,犹如油锅中又撒了一把盐,读者你一言我一语,将《新星日报》的这则消息演绎得更是只见桃色,不见人。

文中丁某自然是香港明星丁佩,她同李小龙之间的绯闻,无聊的文人和街头巷尾的闲聊,早已将之变成“肉弹”与“武士”的艳情故事。

《新星日报》的这一条消息,如同一枚炸弹,炸开李小龙神秘之死的铁幕,全港哗然,对香港当局公布的裁定结果提出质疑。

最初宣布李小龙噩耗的是李小龙生前好友和事业伙伴邹文怀。那么,邹文怀为何要隐瞒李小龙死亡地点的真相?

李小龙死前与丁佩在干什么?

《中国邮报》率先发难,在7月24日头版头条醒目大标题——李小龙死亡事件中,是谁在撒谎?然而邹文怀却在李小龙暴毙次日清晨,在李小龙的住处“栖鹤小筑”洋楼前接受记者采访时,却歪曲伪造事实,竟说李小龙是在自己家中出的事。

而另一家新闻媒体《英文星报》从救护车的去向打破了另一个缺口。他们调查的结果是,九龙塘军总部于当日10时30分接到求救电话,要求派出救护车,地址是笔架山道67号3楼A二座,也就是丁佩的家中。总部立即通知马头涌消防局派出的是43号十字军救护车。政府发言人证实,一名32岁的男子李振藩于当日晚间11时被送入伊丽莎白的医院。急诊室里驻守的5106号女警也证实了名叫李振藩的男子入院时间是11时24分。

这一旁证击碎了李小龙死亡事件第一发言人邹文怀向媒体公布的谎言,邹文怀声称李小龙是饭后昏倒,在深夜由自己家中送往医院抢救。邹文怀非一般身份,他是代表嘉禾公司、协和公司,并以李小龙合伙人、李小龙家属代表的身份,以极正式的方式向报界发布李小龙死讯的。

这样一来,事态急转直下。香港数百万港民对于心目中的大英雄是怎么猝死的,纷纷质疑。

素来在港埠玩得转的邹文怀,号称“小诸葛”,凡李小龙或其相关人士遇到难以摆脱或尴尬之事,均由邹文怀出谋献策,化险为夷,或一一摆平。这次李小龙猝亡风潮,民怨民愤,似万道铁矛直刺“小诸葛”本人,任他有一万张嘴也难脱干系。

此时,各种消息纷至沓来:有一看更员也声称在7月20日下午3时亲眼见到李小龙与邹文怀步入丁佩所住的大厦内。这位看更员出于对李小龙的仰慕之心,在丁佩所居大厦外等候,想一睹李小龙的英姿,足足等了一个小时,只见邹文怀下楼离开,却始终未见李小龙的踪影。与此同时,丁佩所居大厦一名女工出来宣称,在20日傍晚,听见李小龙在丁佩寓所里吼叫,状若疯狂,并伴有猛力击打铁门的铮铮之声。如此种种,可谓证据确凿,李小龙决非在自己家中昏倒,而是死于艳星闺房。

堂堂大英雄临死竟闹出如此惊人的绯闻,出于好奇心理,更增添了人们对李小龙死因必追到底的浓厚兴趣。

邹文怀和丁佩成为躲不脱的众矢之的。

经过一番穷追猛打,邹文怀不得不逐渐吐口:当李小龙送往伊丽莎白医院后,邹文怀与李小龙的妻子琳达已匆匆赶到医院。

急诊室医护人员询问李小龙的病发状况,由琳达叙述,因登记人员对英语不熟悉,由邹文怀翻译。凌晨,邹文怀问琳达有什么声明要发表,因为香港新闻媒体已蜂拥而至。琳达正处于万分悲痛之中,心乱如麻,一切由邹文怀作主,琳达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要说李小龙是死于自己家中。于是邹文怀便向报界发表声明称,李小龙死于家中,死时其妻守在他身旁。同时,李小龙的哥哥李忠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亦声称李小龙是在自己客厅出事而猝死。

三位李小龙最亲近的人口径一致,仍然在事实面前不攻自破。“小诸葛”也由于悲伤和心急,未能将“谎言”编得天衣无缝,将李小龙之死引来的猜疑掩饰得严严实实。

知己好友,法庭作供

事已至此,李小龙之死再掀波澜。由于李小龙与丁佩已有绯闻流传,被好事之徒大加渲染。

各报记者和无数影迷对丁佩实行围追堵截,跟踪追击。丁佩被弄得狼狈不堪,寝食难安。丁佩目睹心上人突然气绝身亡,本已凄然欲绝,柔肠寸断。

邹文怀和琳达出于他们的考虑,掩盖李小龙死于丁佩家中,对丁佩也算客观上起了保护作用。原本丁佩可以独自空樽夜泣,让岁月慢慢剪断心上愁痕,不料李小龙在自己家中出事的新闻爆出,丁佩旋即被卷入到狂风恶浪的中心。

港民们津津乐道,李小龙死于“马上风”!事实是否真是这样,或属子虚乌有,已无关紧要。丁佩不过是大家找到的一个泄愤寻乐的突破口,于是,将污水统统泼在丁佩身上,声言丁佩应对李小龙之死负一切罪责。

李小龙平时忙于练功、著书、拍电影,还有数不清的应酬交际活动,可谓分身乏术。迟不死早不死,偏偏约了邹文怀到丁佩家中去谈剧本死了。著名笑星李昆的一句谐语风传民间:

“李小龙死在任何地方都不要紧,但偏偏死在那个最不应该死的地方,这可真是老天爷没长眼睛。”

丁佩在强大的舆论面前,才深深感到众口铄金是什么意思。她懂得了舆论可以杀人,这时的丁佩神经几近崩溃,早已失去往日风姿绰约的明星风采,举止言谈颇为失态。当记者询问她,李小龙是否从她家中送往医院的,她竟声嘶力竭喊叫:

“我同李小龙是清白的!”

丁佩在记者的穷追猛打面前,已无力招架,她对《星报》记者的询问采取了否认一切的作法,竟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你们关于李小龙在我家昏迷的报道是完全失实的。那天是星期五,我同我母亲出去有事,根本不在家中。我最后一次看见李小龙还是几个月前的事,而且是在马路上无意之间遇到的。”

丁佩这些苍白的遁词,在港府新闻处公布李小龙的出事地点和相关证据之前,无疑是成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愚笨之举。

不久,邹文怀也经不住舆论和证据的拷问,也修正了他最初的“谎言”。

结果民众愈加疑心丁佩心怀鬼胎,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丁佩只剩下最后一丝气力,流着眼泪呼号:“冤枉!”

鉴于李小龙名气之大,影响之广,民众呼声之高,加之死亡疑点甚多,港府当局决定组成李小龙死因研讯法庭。

出庭作供的证人共10位。他们依次是:

李忠琛

邹文怀

丁佩

第一个替李小龙诊治的医生 朱博怀

高级救护员 彭德生

伊丽莎白医院急诊室医生 曾广照

伊丽莎白医院紧急救治单位医生 郑宝志

警察法医官 叶志鹏

探员 刘树

军装警员 柏文利

香港是一个法制比较完善的地区,对待严肃的法律,证人均采取了配合的态度。法庭将依据这10位证人的供词对于李小龙的猝死,做出裁定。

李小龙的哥哥李忠琛听说经过对死者的尸体解剖,发现李小龙胃里残有大麻,对此,他不知情,他说他从来没有见过弟弟吸食大麻。并说在六月份见到李小龙时,他的神态很正常。

邹文怀证实,李小龙暴毙前,几乎每天都同李小龙见面,并未发现李小龙的神态或者身体有什么不正常之处。与李小龙在一起除了讨论剧本,研究《死亡游戏》有关事宜,也在一起吃饭,聊天,从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家庭纠纷,李小龙很爱他的妻儿,而且对正在筹拍的功夫片《死亡游戏》倾注了极大的心血和期望。法庭非常重视作为李小龙密友和事业合伙人邹文怀的供词。经过专门分析,排斥了李小龙自杀的可能性。

面对万众瞩目的“马上风”当事人丁佩,李小龙妻子琳达的律师罗德丞着重询问了她。罗律师感兴趣的问题自然是“7月20日那关键的一天,李小龙在丁佩家中所发生的一切”的提问。

因为这个问题民众十分关注,而且也是一个核心问题,法庭颇为重视,除丁佩作出的供词之外,还在法庭内外采用了有关人士如邹文怀及众多新闻界记者采访调查得来的材料,进行对比分析,最终将李小龙在7月20日一天的活动及死后的情况作出了综合性的结论。

7月20日下午1时左右,李小龙的妻子琳达要外出购物,他同李小龙吻别,顺便询问李小龙下午的安排。

李小龙说:“亲爱的琳达,我下午有一个约会,是同文怀一起讨论《死亡游戏》这个本子的某些相关事宜,还要约会打算邀约的演员见见面,可能会谈得比较晚,也许不能回家吃晚饭了。你同孩子们先吃吧,不用等我了。”

李小龙说的都是事实,只是未提到去丁佩家。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邹文怀到李小龙家里来了,他们先谈了一阵《死亡游戏》剧本的大纲,然后一道离开。

约4点钟的时候,他们二人一同去了丁佩家里。这也是有约在先,他们请了丁佩在《死亡游戏》中担任一个角色。同时还约了一名澳洲演员佐治拉辛比在一家酒店见面,商谈这位演员担任角色的问题。

他们三人就《死亡游戏》剧本谈了大约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大概在傍晚7时许,李小龙说他有些不舒服,头有点疼。丁佩就让李小龙服了一片她自己常服的止痛药,并让李小龙去她卧房休息。

这时,李小龙对邹文怀说,他休息一会就会好的,请邹文怀先去接佐治拉辛比,到时候去凯悦酒楼见面。

大概又过了一会,邹文怀去接佐治拉辛比,先离开了丁佩家里。

又过了半个钟头,丁佩到卧房去看李小龙,想问问他头疼好些没有,见李小龙睡得很沉,不忍叫醒他,但眼看与佐治拉辛比约会的时间快到了,丁佩便打电话给邹文怀,李小龙睡得很熟,不好叫醒他。邹文怀答复说,那就让他再睡一会吧。

到了9时,丁佩见李小龙仍未醒来,她只好又打了一次电话,告诉邹文怀,李小龙还没有醒。邹文怀在9时45分赶到丁佩家,说时间已等不及了,我来叫醒他。邹文怀到丁佩卧室轻轻推了推李小龙,但无反应,邹文怀用力去推,仍然没有反应,邹文怀急了,将李小龙的脸掴了几下,李小龙仍是处于昏睡状态。

这时,见多识广的邹文怀感到情况有些不妙,忙同丁佩商量,应该让医生来看看。于是,丁佩便打电话将她的私人医生朱博怀叫来。大约晚10点,朱博怀赶到丁佩家里。

朱博怀是李小龙临终时进行诊断的第一位医生,他的证词尤为重要,朱博怀在法庭上说:

“我10点左右赶到丁佩家,检验李小龙时,李小龙已经昏迷,无法弄醒他。这时,李小龙已经没有了心跳、脉搏和呼吸,瞳孔虽未完全开启,但已失去了生命迹象。此时的李小龙神态安详,看来没有被骚扰过,也没有挣扎过的痛苦表情。我至少用了10分钟去努力尝试使他恢复知觉,但终归无效。我建议立即转送伊丽莎白医院急救。”

法庭询问朱博怀,李小龙服用丁佩常用的止痛药的药名及作用。朱博怀说他给丁佩开的止痛药药名是EQUAGESIC,这种药比阿司匹林强烈,一般人服一片并无害处,但对药物敏感的人却有一定不良反应。

高级救护员彭德生作供时也证明,他同救护车在当晚10时32分赶到丁佩寓所,对李小龙检验时,发觉李小龙已没有了呼吸和脉搏。他曾为李小龙做了人工呼吸和给氧急救措施,均无效果。

伊丽莎白医院急诊室的曾广照医生说,当晚11时,他检验了李小龙,证实他已无心跳,无呼吸,瞳孔放大,已无光的反应,理论上说那已是死亡了的现象。

紧急救治单位的郑宝志医生作供时说:

“在当晚11时我检验了李小龙,他已经没有了脉搏和呼吸,因此可以认为李小龙已经死亡。但仍采用了肾上腺素给他做了一次心肌肉注射急救,注射后仍无任何反应。”

当晚11点半钟,一位名叫米高麦的医生才正式签署了李小龙的死亡证明书。

这就是说,猛龙真正归天了!

然后由警署法医官叶志鹏作证词,说李小龙尸体经检验,李小龙的左脚趾有一处切开过输血痕迹,左胸处有一个针孔,那是做心脏急救时留下的。身躯外表并无新的伤痕,嘴唇和指甲呈青色。

法庭还调查了丁佩寓所,询问警署方面有何发现。

叶志鹏在检查了丁佩寓所时,并未发现有打斗痕迹,也没有与人纠缠之类的印痕。室内没有任何有毒的物品。

因此,法医官叶志鹏认定李小龙“没有遭受谋杀致死的证据。”

医学解剖,死因不明

根据这10位证人的供词,法庭仍然不能作出明确判断,于是,法院对李小龙的死因展开进一步调查。

对李小龙的尸体进行了解剖,对他胃中的残存物、血、肝、肾、小肠、结肠以及相关脏器样本,通过化验室由港府法医部的负责医生进行检验。

为了重视这一工作,还将所有样本分成若干份,派专人送往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化验室进行检验。

第一批报告出来之后,在李小龙体内发现大麻,虽然分量极微,仍引起轰动。法医部林医生在法庭上作证时,阐明这种分量大麻不会使人致死。负责剖验尸体的是伊丽莎白医院病理学家黎史特医生,强调指出,李小龙的死因不可能是大麻中毒。但黎史特却指出李小龙有可能对镇痛药极敏感,因死者脑部有中度肿胀。不过,李小龙完全没有脑出血,脑血管也无梗塞之处。黎史特认为,李小龙的其他器官都很正常,说明他的脑肿可能发生在暴卒前半分钟,或者早些时候,但肯定脑肿来得很突然。而且脑肿也不一定致人于死命。这种灵活的意见,使法庭无法适从。

由于案情特殊,港府邀请了伦敦大学法医学教授迪雅参与研究李小龙的死因,这位专家的意见与众不同,他认为李小龙死因是急性脑水肿所致。但他又说,这种判断是出于考虑李小龙可能对镇痛药中的某些成分有过敏反应,经过推测作出的意见,不能算作结论。

李小龙死因的检验及论证经过长达两个多月的时间,政府当局改变了最初的裁定。

在1973年9月24日上午,法庭作出终审裁定。

由董梓光法官引导陪审员判案,并对裁定本案作出解释,对本案的7种可能性作出判定结果:

一、谋杀:(即恶意采用非法手段杀人)

法庭作出裁定,此案无须考虑,因无证据证明李小龙死于谋杀。

二、误杀:

即不合法杀人但无恶意。法庭认定此点无须考虑。

三、合法杀人:

此案无须考虑此种可能性。

四、自杀:

根据多人供词,李小龙在死前精神正常,亦无厌世迹象,故不作考虑。

五、自然死亡:

根据伊丽莎白医院病理学家黎史特医生检验结果,未能找到自然死亡因素。英国伦敦大学迪雅教授亦同意此意见,故自然死亡不能成立。

六、意外死亡或死于非命:

对本案而言,极有可能。

七、死因不明:

即所有证供都无法指出李小龙的死因。

而陪审员们也不可能从以上六种死因中找出任何一种作为本案的终审裁决,所以本案的终审裁决,只能选择第七种可能:死因不明!

董梓光法官复述案情,引导陪审员将判案结束后,于上午11时退庭。11时10分,陪审团将一致的裁定送报法官。

法庭对李小龙死因的最后裁定是:“死于非命”。

这个裁定一宣布,立即引起港民们的愤怒。死于非命究竟是什么意思?港府当局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动用了海外专家教授,好一番折腾,弄出一个不明不白不痛不痒的结果,至少使许多人期盼的结局落空,大感失望。当局自然也有难处,深知此案一旦判错,必招致难料后果。

练功过度,负荷太重?

就在港府官方作出终审裁决的同时,新闻界和民众对李小龙的死因却有完全不同的看法,而且生动、具体,有鼻子有眼睛。

李小龙逝世至今,已长达三十多年,但对于他的死因之谜,仍然充满了兴趣。尤其是李小龙的爱子李国豪,3岁随父习武,深得其父真传,悟性极高,酷肖李小龙,英俊风流,不仅武功了得,从影亦大受影迷追捧。然而,在拍摄电影《乌鸦》时,竟为实弹击毙,与李小龙一样“死于非命”,甚至没有找到真凶,这实在是奇而又奇的一对父子的命运。

1993年,李国豪的猝死,使李小龙的死因之争又掀起了高潮。

其实官方的裁定只是一种不得已的办法,因为李小龙短暂的一生,有着无数的传奇,想弄清楚恐怕难于登天。

但李小龙毕竟是食人间烟火的“猛龙”,即或是一条天下绝无仅有的“狂龙”,也逃不脱他走过的人生轨迹。

李小龙之死因的非官方说法,似乎更加耐人寻味。那神秘的色彩,那丰富的人生,即使怨去吹箫,狂来说剑,两样皆有消魂味。

流传甚广的自然是一种关于李小龙的练功版本。

这个版本对于李小龙的影迷和追捧者来说,是最不愿意接受的。在李小龙迷的心目中,李小龙就是健康壮美的化身。但在武术界却出现种种另类的观点,不得不引人思考。

李小龙练功之勤,量之大,可说令人望其项背,而蔡李佛门杜深师傅认为,练功者必须学习调息运气,否则会导致意外。罗汉们邵汉生师傅说得更具体:李小龙练功过猛,超越了自身的承受能力,由于他意志坚韧,勉力支撑,所以引起身体机能的变异。他甚至证明李小龙在拍片时因头昏而停机。自然门谢新师傅说得比较客观科学,他认为不可能将练功完全取代医疗,许多疾病依靠练功而不及时进行治疗,是很危险的。

黄淳樑师傅是李小龙的师兄,在李小龙学习咏春拳的六年中,多由黄淳樑授业,所以,他对李小龙的了解比其他武师更深一些。他说李小龙每天都超负荷练功,这样天长日久,身体透支厉害。

龙形国术总会主席林焕光,东莞国术总会主席陈年柏以及太极门郑天熊师傅等著名拳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说出这样一种观点:练功得走正常的路子,不能强迫自己过分透支体力,容易引起内伤。练功必须内外兼修,有病求医,切勿讳疾忌医。

总之,这些拳师在谈话中虽多数未指名道姓,但却是针对李小龙练功过度,透支过大,没有名师指点,不习内功,自以为高明。他们认为这些弊端至少是李小龙暴毙的间接因素。

桃花劫数,“马上风”?

另一种关于李小龙之死的版本在民间盛传一时,这就是所谓“马上风”之死的绯闻版。

这种男女私情,又兼之是大名鼎鼎的李小龙与美艳的明星丁佩之间发生,自然特别引起那些喜欢嚼舌头的长舌妇或好事之徒的兴趣。在街头巷尾瞎聊之中,添油加醋更非罕见。不过报界尚属理智,虽然也不乏这类文字见报,毕竟十分谨慎。

但丁佩素有“肉弹”之称,且风流娇美,李小龙则是英俊猛男,他们二人均对性观念持开放态度。李小龙死于丁佩闺房之中,天下哪有这样蹊跷之事?不是男女私情又能是什么?李小龙的好友,《龙争虎斗》电影的摄影师陆正私下里说出另一骇人事实:他说在7月20日一早就约李小龙共进晚餐,但在餐厅等了许久未见李小龙踪影。陆正打电话到李小龙家里,接电话的人只说李小龙出了事,不便在电话里深谈,便挂断了电话。陆正说,他打电话的时间是晚7点。

陆正不知李小龙出了什么事,急匆匆赶到李小龙位于金巴伦道的私宅。他见到还只7岁的李国豪在玩耍,身边没有人照料,他还问了国豪,你爸爸呢?国豪用英语回答:“MOVIE!”

这时,李小龙的一名亲信徒弟从门里出来,在陆正耳边轻轻说了一句香港话“呒咗啦”。陆正才知道李小龙已经死了。

但法庭根据邹文怀和丁佩的供词,李小龙是在晚上10点30分左右从丁佩家送往医院的。根据陆正的说法,李小龙在7时已经死亡,这当中有3个多钟头的差距。人们不禁要问:这至关重要的3个多钟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这一疑问并非空穴来风,是建立在陆正记忆准确无误的基点上的。时至20年后,陆正仍清晰记得当时的一切。

在演艺圈里谁都知道陆正是李小龙的挚友,他为人也很正直,根本没有编造什么谎言的必要,正因为他是一个敢于对事实负责的人,所以才坚持说出真相的立场。但这样一来的结果却无意中造成李小龙是死于“马上风”的佐证。

这样问题就十分严重了,在东方古老的传统意识里,性是一个绝对敏感的话题,是属于只能做不能说的那一种个人最重要的隐私。即使是夫妻之间若因两性关系导致意外,也属绝密,如若不然,将为世人耻笑,连累亲眷的清誉,并成为人们永远指指点点的污点。而婚外情造成如此后果,则更是雪上加霜的不幸之事。

因此法庭对此持十分慎重的态度,根据能够在第一时间进入丁佩卧室的急救人员的证词,证实李小龙衣衫完整,床上亦整齐,并无男女私情留下的任何痕迹,而且在法庭调查中,代表琳达的律师罗德丞也没有就男女私情方面的问题询问丁佩。

即使如此,不少人仍提出许多疑问:

陆正作为重要的知情人,特别调查法庭为什么不传陆正出庭作证?

在整个调查过程中,是出于何种原因而使所有证人对李小龙与丁佩的男女关系上都三缄其口?

李小龙送往伊丽莎白医院前的3个多小时,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当然私下里还有人认为,为了掩盖李小龙死于“马上风”的丑恶,极有可能有人出面花了代价做手脚。

反正沸沸扬扬,闹腾得不可开交。从法庭的角度是要讲证据的,能够说清事实真相的人只有丁佩这个当事人,丁佩坚持她没有同李小龙在7月20日下午有过性行为,那么,谁又能对李小龙是死于“马上风”的这个悬案做结论呢?

有意思的是,民间流传中医的“马上风”之说,却引起了中西医的论战。西医的观点认为单纯性行为根本不可能直接引起暴毙,必然是由于潜在的病因,由于性亢奋而引起心脑疾病的爆发。中医的性行为中风之说概念甚为模糊不清,不足以作为诊断的科学依据。

身心透支,吸食大麻?

对于猛龙归天之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因从李小龙的尸体解剖中发现了大麻,港府法医部林医生的检验报告显示:李小龙胃内有0.5毫克大麻,小肠内有0.4毫克。虽然数量很小,却引起轩然大波,如此盖世英雄,怎会吸食毒品?

调查在深入下去,李小龙的妻子琳达经不住一再询问,也承认了李小龙在5月10日录音棚里晕倒送往医院抢救,才得知丈夫偶尔服用大麻。因李小龙晕倒请脑外科专家邬医生参加治疗,曾对李小龙说过,服食大麻对大脑会产生很危险的后果。另一位美国医生则告诉李小龙,若适量服食问题不大。

琳达证实了李小龙在服食大麻,于是,官方很重视,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更进一步纵深调查。经过专家们的联合报告,则弄清了外界不知道的一些事情。

首先,通过多方走访了解,发现李小龙不是偶尔服食大麻的问题,而是经常吸食大麻和其他兴奋剂。很明显,李小龙已经染上了毒瘾。对于一个当红影星、一代武术大师,正是事业蒸蒸日上的盛年,竟然染上了毒瘾,不能不引起人们的疑问和深思。

参与调查此案的专家们,通过对李小龙的亲友、生活方式、言谈举止和各个方面说暴露出来的问题,作了综合分析。

李小龙性格暴躁,容易冲动,他的个人奋斗过程,构成了性格上的专横、自信,然而现实生活是纷繁复杂多变的,无论个人能力多强,主观意图常常会在客观的现实生活中碰壁或者产生变异。对于常人而言,都视为正常现象,通过心理调节或改变自己来适应环境。李小龙却处在“高处不胜寒”或“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失常状态中。稍不如意,愈加焦灼,不愿与人沟通,也瞧不起周围的人,身心出于极度的疲惫与孤独之中。

这时,他需要一种奇妙快慰的幻觉来安慰或解脱自己,他选择了大麻。

据李小龙死后披露的材料,受“盛名之累”的李小龙非常害怕死亡。在洛杉矶进行全身检查,被初诊为“脑部有问题”的李小龙偏偏拒绝对脑部的检查。结果那份健康检查报告是排除脑部疑症而下结论的,结论是一切良好。李小龙害怕面对脑部可能真有问题这一事实,结果自欺欺人,害了自己。若发现问题及时治疗或注意保养,他的悲剧至少不会这么快发生。

可以排除李小龙直接死于大麻的假设,但大麻及兴奋剂,却加速了他生命的衰竭。

不仅如此,由于李小龙在好莱坞拍摄几部影片的成功,使他成为影迷心目中高不可攀的偶像。在他的亲友周围,已经形成一个崇拜神的光环,李小龙就在这样的光环下生活。众所周知,李小龙是不练内功的,依靠超负荷的练功增强肌肉力量和提高搏击技能,但这种透支已使他感到精神体力支持不住,于是,他超量喝鲜牛血、新鲜高蛋白饮料,但体重在迅速下降,肌肉松弛,精力不济,初来香港体重140多磅,死前只有120多磅了。

李小龙为了保持自己的偶像地位,不得不靠兴奋剂以恢复自信,保持精神亢奋。

专家们很客观地分析了李小龙毒瘾成性的根源,但同时又指出,根据调查所得证据,李小龙吸毒史不长,也不像外界描绘如何嗜毒,但毒品对李小龙原本强健的体魄所构成的危害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据多方材料证明,李小龙在死前,精神变态、分裂、崩溃的状况已经达到一定严重的程度。

专家们不同意李小龙是直接死于吸毒的说法,但李小龙吸食大麻和服用兴奋剂,从医学的角度讲,的确加速了他生命衰竭的速度。

风水不利,阴阳相克?

香港是很讲风水之说的,大名鼎鼎的武术之王,假若推翻了上述死因,那么李小龙是死于风水之说的版本就大有市场了。

港民中就有人请出了风水先生,指出李小龙不该住在九龙塘,原因很简单,一条小龙怎么与九龙相斗?这是犯人名。尚且“龙游浅水遭虾戏”,李小龙住在九龙塘,小小池塘水浅,龙必受困,故犯了地名。

李小龙搬入九龙塘私宅时,友人曾笑道:“你是龙呀,龙怎可住塘。”又道:“小龙与九龙相比,小龙自然不敌呢。”李小龙一笑置之,不幸当年戏言,如今竟成谣言。

李小龙所住洋房,末购之前,曾三易其主。最初是一个老妇人居住,后来冷寂破落,老妇人去了美国,她以40万元卖给了一个做假发的商人。做假发的商人花30万元装修,但自从入住之后,原来生意还是很好的,现在却一落千丈,遂告倒闭。再后来一个美国商人以60万元购得,不久,这个美国商生意也是失败,人卧病榻。此乃20个月内发生之事,所以街坊皆视这座洋房为不祥之宅。

李小龙于死前10个月时,以100万元购得。宅名为“栖鹤小筑”。有人说,私宅外貌,予人阴森可怖之相,宅内,更是煞气凛人。于是,李小龙在宅门前,悬镜一面,凭着明镜高悬,挡住煞气。但最近,明镜不明不白消失了。

宅内,有一株龙眼树,树上的“龙眼”,常给人摘掉。故犯了人名之“忌”。

又有人根据数术、五行之说,李小龙之“李”,与丁佩之“丁”相克,故李小龙必死丁佩香闺不可。

传言,一次朋友聚会,有人推一只棺材状的巨型蛋糕出来。众人正诧异,从“棺材”里钻出一人来,正是李小龙。当时大家又奇又好笑,当作花絮,一笑而过。不料李小龙不久暴毙再钻棺材,于是,此事乃凶兆也。

李小龙归西后,众人目送装其遗体的棺材上飞机,飞赴美国。忽有一个惊人的喜讯传来香港,李小龙没死,他一脚端开棺材,又回美国闯天下去了!

但不久方知是神话一则。据护送李小龙遗体去西雅图的陆正讲,是由于飞机升入高空,气压反差太大,棺材开裂,漏出了一些药水,复生之事,乃属虚无。

关于李小龙的死因在民间流传的风水之说还远不止上述几种说法,有的传得太离谱,连香港的一些八卦小报也不敢登载。总之,这一类捕风捉影之说,虽无据可考,或牵强附会,但是足以说明李小龙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说他是武林至尊似乎都不过分。

奇门异术,遭人暗算?

揭开李小龙死因之谜的,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虽然上述种种推测的死因与官方的裁决并不矛盾,甚至更为具体,肯定李小龙确属“死于非命”,具体的详情究竟属于哪一种,却又没有足够令人信服的证据。

于是,比较使人相信的一种版本就得到许多人的首肯,那就是李小龙是被谋杀的。特别是李国豪的暴毙,更加让人信服这种观点。

从李小龙自小喜欢打架,尔后只身赴美,虽然时间短暂,但他精力过人,经历非凡,出奇的骄傲,天生的武学奇才,从行动到言论,都引起不少人的侧目、忌妒、仇恨。尤其在武术界,他独树一帜的截拳道的诞生过程,简直就是向武术界各门各派的一纸挑战书!

李小龙创立截拳道,他毫不客气指出各派传统武术中一些故弄玄虚或繁琐花哨的招式,在搏击中攻防分离缺乏实战的弊端,使各门派的掌门人恨入骨髓。同时,李小龙又竭力打破武术界延续千百年的陈规陋习,将自己的绝招秘技公开,更加引起武术界同仁的敌意。李小龙这种作法对于武术交流与发展肯定具有极其伟大的意义,他不是一个讲究城府、善弄权术的武术大师,所以方式简单,甚至粗暴。同时,由于截拳道在搏击中几乎无往而不胜,使那些在武术界谋生的拳师们颜面扫地。当李小龙在美国奥克兰开武馆时,就曾多次遭到暗算,险些丧命。

李小龙曾说:“传统的形式只可能迟钝你的创造力,冻结你的自由感性。你不再是你自己,而只是一无知性地照着做罢了。”——类似一概否认传统的言论,在他的武道论著中几乎处处可见。

特别是李小龙回港后,他与武术界的关系甚至比美国更加恶劣。他那天马行空的性格,使同行们多以仇视的目光看待他,对他所取得的成就和成名妒火中烧。但谁都知道,李小龙武功无人可比,既然打不赢,只有暗中设法谋害了。

但在香港不同于美国,在美国还可以打黑枪。在香港非但不准持枪,即使携带古老凶器亦属违法行为。

民众对于李小龙是遭人谋害的说法比较相信,以当时的新闻界透露出的几种气功、点穴国术暗算较为流行。由于缺乏确凿证据,一直不能做出结论。

对于李小龙是被谋杀的中间派人物是李小龙的挚友,美国武术界著名人士埃迪•帕克。他深知李小龙的性格,嫉恶如仇,对那些不学无术,专搞阴谋的小人特别蔑视,他不屑于与宵小之辈交往。埃迪•帕克认为,暗害李小龙的是一个受人收买的草药医师,这个草药医师的药使李小龙慢性中毒。但埃迪•帕克虽然言之凿凿,却指不出谁是凶手,因为这些草药医师施毒之后,早已逃之夭夭。

另一种说法:某气功大师,发功搅了李小龙的气机,致使李小龙练功岔气,愈练愈糟,每况愈下,时辰一到,一命呜呼。

还有一种说法:某点穴高手,点了李小龙要穴,初无反应,遂觉气息渐衰,力道渐弱,却以为练功荒疏之故,从而加紧锻炼。忽一日,穴道封死,百脉阻塞,魂归西天矣。

谁都知道,李小龙重外功而轻内功,这是他的致命弱点。如果真遭人用奇门异术暗算,他大概会浑然不觉,更不知用内功去化解。

所有这些关于李小龙神秘死亡的解释,都不能最后信服于人。唯一知道李小龙死因的人,只有李小龙死时的在场当事人。但人们的期望落空了。

或许,李小龙的死亡真相仍如在场当事人丁佩在法庭上做的证词;
或许,丁佩和邹文怀隐瞒了什么不便说或不能说,注定要一辈子守口如瓶。

看来,李小龙的死因只能是千古之谜了。

本文章来源于网友提供,仅供学习之用,如需撰写,请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或添加handouwenan 或点击下排红色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