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咨询:请添加handouwenan为好友或者扫描上方微信二维码 —— QQ 咨询 :点击咨询3025518115

“新形势下集体经济联合组织的发展”研讨会综述

作者/来源:网友提供   发表时间:2021-02-28 22:04:26

  

李 梅

11月22日,上海市城镇工业合作联社在联社2号楼主办了“新形势下集体经济联合组织的发展”研讨会。来自政府部门、高校和研究机构的专家学者,在回顾上海市城镇工业合作联社的发展路径的基础上,围绕新形势下集体经济联合组织的发展瓶颈、集体经济联合组织的功能定位、集体经济联合组织的生长方向等议题展开了热烈的研讨。

1. 集体经济联合组织的发展瓶颈 上海市城镇工业合作联社副主任陈兆忠指出,市场经济的运行考验着城镇集体经济的发展。自上世纪90年代初起,城镇集体经济规模急剧缩小,经济效益不断下降。2000年上海市政府机构改革,市(区县)工业局撤销,联社与区县工业局“两块牌子、一套班子”的格局彻底打破,市(区县)联社改变了对行政机构的依附,实现了三个转变:从过去依靠行政拨款的行政性管理机构转为企事业独立法人;从收管理费转为自营发展;成员单位从单一的集体所有制转为多元状态。但是迄今为止,联社与成员单位,以及成员单位之间的经济联合力度不够,办法不多,极大地影响了集体经济在新形势下的科学发展。上海市社会科学院部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爱国指出,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城镇集体经济逐步多样化,尤其在政府和企业分化的历史条件下,联社在削弱行政职能的同时,工作重心必然要向经营职能转型,联社和企业的上下级关系也将随之消失,取而代之为经济联系,或控股、或参股,或为企业提供各种经济联系上的服务。然而,即使联社继续作为社团组织存在,再也无法重建当年的行政权威。“联”的有效和长效机制面临严峻考验。华东政法大学教授蒋德海指出,在中国目前多种所有制并存的情况下,集体企业不如国有企业强大,但属性上又比私营企业更接近“社”的概念。这种情况导致集体企业可能具有这两种企业的共同缺点,比如机制上不如私企灵活,而待遇上又不如国企。当然,这两个缺点也可能转化为优点——作为独立的社团,联社可以通过在社会生活中,特别是在党委、人大、政府、政协等方面发挥协调作用,更好地营造有利于集体企业发展的环境,从而为集体企业服务。上海市社会科学院部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陶友之指出,中国城镇现实生产力发展水平的多层次,需要有不同所有制形式经济与之相适应。上海市城镇工业合作联社正是与这种生产力水平相适应的一种所有制形式。多年来,联社顶住集体经济是“无主经济”应该退出的论调,坚持发展方向,用实践证明了集体经济不是明日黄花,同样可以在市场经济下发展壮大。眼下金融风暴余波未散,对集体经济发展的本质要求——“联”提出新的挑战。联社要更快更好的发展,对现有体制作一些深层次的改革不可或缺,比如探索创建企业化新的集团公司,对资本联合和劳动联合方面作全新的思考。

2. 集体经济联合组织的功能定位 陈兆忠指出,上海市城镇工业合作联社已经明确为中华全国手工业合作总社、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领导下,由各区县城镇集体工业联社及成员单位和本联社直属企事业单位组成的联合经济组织,工作重点为发挥好政府与企业的纽带作用。上海工程技术大学教授刁仁德指出,联社不会单纯满足于扮演一个为集体企业提供产权保护的企业联合体的角色,也明显具有向企业(经济组织)发展的冲动,具体行为如收购股权、买进地块、投资煤炭等行业。同时受制于历史性的路径依赖,联社又明显带有半官方的色彩,这就给联社的市场定位带来困惑,因为在未来规范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其必须接受游戏规则的约束,不能既是裁判员又是球员。从长远考虑,联社必须划清政府与企业的边界。具体而言,联社可以既拥有产权,作为所有者朝企业方向发展,也可兼任集体企业的联合体,为企业提供服务,但应当放弃其半官方的身份。蒋德海指出,德国的企业界有一个奇特的现象,凡加入工会的职工,收益明显比未加入工会的职工要好。这个现象值得反思。联社并不是企业,而是联合我国乡镇集体企业的一种社团。联社要让乡镇集体企业汇聚在自己的旗帜下,必须让这些企业看到“有利可图”,而且这些“利”是某些个别的企业无法通过自身努力得到的,其中比较有意义的就是作为一级组织的维权职能。上海大学教授邓伟志指出,联社的发展目前宜维持现状。新集体经济形态既不同于国有制,也不同于私有制,它的发展步伐可以是独一无二的,可以在“联”字上做文章,使老树开出新花,关键要稳健。联社要注重扬长避短,比如对于老牌的手工业企业、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要加大保护和扶植力度,像联社争取将石刻、竹雕纳入上海世博会中国展馆,就是很好的思路。上海市经济管理干部学院教授余长国指出,借鉴管理大师彼得·德鲁克的“事业理论”,联社的发展必须明确自己的顾客是谁?他们有哪些需求需要满足?联社能提供什么产品或服务?联社的顾客主要有三类:参与联社合作的企业、政府有关部门、联社本部的职工。为此,首先联社要为参与联社合作的企业提供各类服务,包括维权、融资、信息、会员服务等。联社可以把这一块做成“非营利业务”,通过真诚的服务来树立联社在“集体经济”领域的威信。国外流行的“服务型领导”的概念就是这个意思。其次,政府需要联社代替政府监管好参与联社的企业,从这个角度看,联社的“行业协会”功能不宜弱化。最后,联社本部的职工也希望联社的实力与影响力不断扩大。从眼下联社本身的实际业务来看,宜定位为投资类企业,重点提高营利能力。

3. 集体经济联合组织的生长方向上海党建文化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张克文指出,随着政府改革,联社这样的组织要履行政府相关责任,却失去了行政控制力,就需要借用其他力量进行整合,一为经济力量,二为党建联建。就党建联建而言,分纵向和横向两种。前者由联社党组织牵头,以联社系统内共同需要与责任转化成的合作项目为工作途径,以联社推动与行业合作互助为主要方法,以自愿与非行政化命令为基本原则。这种联动以经济性、专业性活动为主要内容。后者由单位党组织与社区党组织合作,以经济组织深入社区参与社会建设、社区居民支持经济建设为工作途径,以期实现行业与社区组织互联、资源互通、功能互补的社会化联动。这种联动以社会性、公益性、文化性活动为主要内容。同时,联社要注重构建稳妥的党建联建社会化平台,比如区域性党建联建的联席会议和党建合作项目的联建协议。须明确,联建与联动的动力首先是联社党委,第一助推力是合作中资源的拉动、政策的拉动、项目的拉动。此外,要坚持自愿、互助、共享的原则,采用民主的方式、公开的方式、合作的方式,这是联社的联动能否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基础。上海市经济管理干部学院教授朱林兴指出,联社在提高联动质量上,需要找到三个支点:即明确联动的方向、联动的手段、联动的动力。为此建议:一是加强智囊团建设,充分发挥社会决策智囊机构作用,编制或发布年度或中长期有关联动的规划和行动方案。二是综合运用以整合优质资源为重点的各种有效手段,旨在实现企业品牌无形价值和有形价值的最大化。三是人才是企业的第一资本,也是联社的第一资本,为此要不拘一格用人才。四是要完善业绩评价指标,增强联社各级领导班子开展联动工作的积极性、主动性。

编辑 郑 志

本文章来源于网友提供,仅供学习之用,如需撰写,请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或添加handouwenan 或点击下排红色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