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信咨询:请添加handouwenan为好友或者扫描上方微信二维码 —— QQ 咨询 :点击咨询3025518115

跨文化交际视角下旅游景点汉英翻译研究

作者/来源:网友提供   发表时间:2021-02-28 22:04:26

  

【摘要】本文从跨文化交际的角度,通过仔细分析,找出引起跨文化交际失误的原因。对这些原因加以理解,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使外国游客在跨文化交际中准确理解中国旅游景点的文化内涵,不出现偏差,领略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从而树立良好的中国形象。

【关键词】跨文化交际;
旅游景点;
中国文化

引言

中国地大物博,且近年来的发展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外国人来中国旅游,旅游翻译也引起了大家的重视。跨文化交际指的是具有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之间的交际或交流。在跨文化交际活动中,翻译是重要的交流方式、手段,而这种手段作用的发挥,主要掌控在译者手中。这是由于其一翻译本质上就是一种直接的交际活动,译者在进行一项翻译时,需要同时兼顾两方面的交流与对话。

因此,旅游景点翻译也是一种跨文化交际。但是在这类翻译中,可能会出现了跨文化交际上的失误,从而引起准确理解旅游景点文化的问题,给游客带来不便。

一、旅游景点中跨文化交际的应用

国外游客旅游时,看到的景点翻译能不能抓住游客的眼球,吸引游客的注意力,第一印象最重要。所以,翻译要好好推敲,尤其要重视潜在的文化意识翻译。但是,目前景点的翻译状况不尽人意,特别是存在跨文化交际上的失误,主要有以下两个方面。

1.景点背后的文化信息翻译

旅游景点名称的翻译是景点翻译的一部分。中国历史悠久,景点的名称有的来源于神话故事,有的来源于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所以译者在翻译的时候如果没有对景点名称的来源或者文化内涵多加推敲,而是想当然地根据字面意思来翻译常常会导致错误的翻译。

狮子林是苏州四大名园之一,是中国古典私家园林建筑的代表之一,也是世界文化遗产,在世界上的知名度很高,也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外国游客前来观光旅游,因此,怎样更好地翻译这个景点的名称显得很重要。很多人认为,只要按拼音音译或从字面意义意译出来就行了,其实这样做还不够。很多资料把它翻译为Lion Forest Gardon,这种翻译是按照狮子林的字面意思翻译的,是由译者忽略它背后的文化信息导致的。外国游客一看到这种翻译,会认为里面会有狮子。而事实上并非如此,之所以称为狮子林,是因为园内有许多怪石形似狮子。所以,以上这种翻译是不合适的,不能充分介绍这个景点文化背景,也会误导外国游客。

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在漫漫长河中,出现了许多著名的历史人物和事件留下的印迹。所以,在翻译的过程中,简单的翻译显然是不合适的,我们要考虑所存在的历史文化。例如:“武则天”的译法,在翻译的过程中,不能仅仅翻译这个人物的名字,我们大概都知道她的身份及各种背景,但是外国游客不知道她是谁,如果仅仅是翻译她的名字,他们就会以为这是个普通的人物。因此,在这类翻译中,要融入跨文化意识,补充相应的背景知识。“武则天”就可译为:“Wu Zetian,the first empress in Chinese history”,又如“秦始皇”译为“Qin Shihuang,the first emperor in Chinese history who united China”等,让游客一目了然,也更有兴趣去深层次了解人物背后的故事。

2.中英文化差异间的翻译

中英文所处是国家不同,文化也不同,不能想当然地用一个国家的思维去解释另一个国家所存在的事物,而如果想当然忽略它们之间的文化差异,就会在翻译的过程中导致误译。例如:中国神话故事里的“龙王”,很多人把它翻译成“Dragon King”,但是外国游客看到这个翻译会感到很茫然,尤其是看到后面有对龙王是赞美之词更是疑惑不解。因为在西方文化里,龙是邪恶的象征,人们对它很厌恶。而在中国,龙是我们中华民族的象征,我们都是龙的传人,这就是文化差异引起的误译。因此,有的人提出可以把“龙”翻译为“Long”或者“Chinese Dragon”,这样更加清楚明了,不会产生跨文化交际的失误。

开封市里的“包公祠”,有人把它翻译为“The Memorial Temple of Lord Bao”,读起来通顺流畅,但是包拯的形象没有突出出来,他代表着为官者的公正无私,清正廉洁,是为官者的楷模。而“lord”这个词仅仅就是“法官”的意思,与包拯的形象不对等。

二、结论

在旅游景点翻译的过程中,我们看出仅仅是直译,音译,意译都不合适,要采用它们之间结合的方法是最合适的。这种方法会把中国文化和外国文化都结合起来,从跨文化角度来翻译其中的文化内涵,从而让外国游客无障碍的理解景点的文化背景。

【参考文献】

[1]Nida,E.A.Language and Culture-Contexts in Translating[M].Shanghai:Shanghai Foreign Language Education Press,2001.

[2]丁立福.商标翻译中的文化失真及补偿研究[J].山东外语教学,2009(5):97.

[3]邓炎昌,刘润清.语言与文化[M].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1987:4一42.

[4]贾玉新.跨文化交际学[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1997.

作者简介:菅楠楠(1990,1~),女,河北邯郸,陕西师范大学,2015級硕士,应用语言学方向。endprint

本文章来源于网友提供,仅供学习之用,如需撰写,请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或添加handouwenan 或点击下排红色文字